章节目录 第1006章 青面鬼

作品:《嫡锁君心

    “皇上为星妃置办生辰又是在外面办又是请大臣地哀家就不说了,但今日对李章做的事确实过了。<a href="http://www.kan121.com" target="_blank">www.kan121.com</a>

    太后指出:“哀家是为皇上也是为星妃,皇上能管住眼皮子底下的人却管不到外面的人,外面怕是有不少人在说星妃是妖妃了,若再这样下去,定挫实她是妖妃的事。”

    “星儿不是妖妃,她是凤星,只要有她在身边,朕就能一帆风顺!”

    楚皇帝辩解。

    李红袖出现时伴在帝王星身边的星星亮了,她必定是凤星。

    “那也只有皇上你自己知道,那些百姓知道吗?”

    “朕会处理好的,这事就不劳烦母后挂念,星儿不是妖妃。”

    楚皇帝有些不悦,站起身,低头看着太后坚定道。

    “朕方才答应星儿要陪她,朕先走。”

    “若下次太后想与朕叙旧朕欢迎,可若太后想说星妃的事,太后还是别白费力气了。”

    楚皇帝直接道。

    说完,转身离开,留下太后一人。

    太后眼中泛着冷光。

    一个红袖竟让楚皇帝忤逆她连她的话都不听了。

    当年她好不容易借助皇后的手除掉林竹姻现在又来个李红袖。

    本以为只是图个新鲜就没多理会,现在想来是她低估李红袖了。

    难道当年的事又要重演一遍?

    太后猛扫向放在台上的青面鬼,青面鬼身上果着,手上拿着棒槌,凶神恶煞地,那双眼睛更像来自地狱一样让人恐惧。

    “太后,明日就是星妃的生辰宴,可要在那时动手?”

    一旁的宫女出主意,太后轻叹。

    “这事不用我们出手,后宫那些女人有几个是坐得住的,等她们坐不住后自有人会出手,就跟林竹姻那会一样。”

    太后冷笑,皇后心胸狭隘,静妃现在失了楚墨,李红袖又太得宠,她也会出手。

    至于丽妃,已经倒了,再也起不来了。

    以前还年轻现在她已人老朱黄,楚皇帝一年也没去她殿内几次,想要再次怀上,太难了。

    反之李红袖,皇上天天去她那儿,若是她怀孕,后宫必定掀起大波浪。

    那些没能力的女人都在祈祷李红袖不要怀上,有能力的早在盘算怎么弄掉李红袖了。

    所以不用她出手,自有人替她出手。

    今日她对楚皇帝说这些话楚皇帝必定生气。

    “走着,去那块布再弄些香薰把佛像擦拭干净先,哀家不擦你们这几个就不动偷懒,你们呐你们呐。”

    太后起身走到青面鬼跟前,而在她眼里这不是鬼这是佛。

    她这几年供奉的佛,能护她一世平安的佛。

    只有这尊佛像还在她必定能长命百岁。

    “是。”

    …

    李勇在宫内时去了一趟静妃的宫殿,将楚墨写的信交给静妃,从宫内出来就去了萧家,楚皇帝赏赐他不少东西他也不敢全收只拿了一点点。

    他得看看萧永德从北漠回来后的情况怎样,不过一去,萧府空荡荡地。

    打听了才知是萧三小姐出嫁,所有人都去吴府了。

    李勇只能无聊在大厅内干等着。

    萧永德回宫时身上都带着伤,也不知道现在伤如何。

    而且他听闻萧家最近发生许多事,照着萧永德那样也不知道他能

    否熬得过。

    吴家,喜气洋洋。

    媒婆在一旁喊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最后送入洞房。

    胡氏高兴落泪,其他人则高高兴兴地。

    平日里只能在说书人嘴里听到萧永德的光辉事迹,现在能亲眼见到萧永德,他们当然开心。

    吴家更是开心,没想到自己身份低微还能娶到萧家小姐,也是他儿子的福气。

    “今日终于把我家女儿嫁出去,吴祁,你可要好好对烟儿,当然若是她有做错的地方你也只管说便是不用与我客气也不用顾及萧家面子。”

    萧永德叮嘱,当然他相信萧雅烟会做好一个合格的娘子。

    她是他女儿,他了解她。

    “萧将军你放心…”

    话还没说完,萧雅烟用手肘推了推吴祁。

    “怎还叫萧将军呢,还是说你压根就不想娶我。”

    萧雅烟不满道,吴祁连忙改口:“爹,爹你放心,烟儿是个好女孩。”

    吴祁咧嘴笑道,笑得灿烂。

    萧长歌回想起上一世的事,上一世的萧雅烟因为得罪严氏而被严氏许配给一个傻子,最后落的受苦受难的罪,回了萧家,萧家也不承认她。

    这一世她好像嫁了个不错的男人,这个男人看起来很疼爱她,当然,以后会怎样她不敢保证,毕竟有太多变故,谁也无法想到以后会发生什么事。

    若是吴祁考上状元,有权有势,心境是否会发生变化,是不是会做出抛弃妻子儿女的事?这些未来的事没法肯定。

    “新娘子,送入洞房了。”

    媒婆在一旁提醒,丫鬟扶着萧雅烟进屋。

    胡氏悬着的心终于落下。

    几人喝酒,酒席上的人也都高高兴兴地。

    萧长歌倒没多呆,只喝了几杯就往吴家后院去。

    靠在亭子上,望着湖面的景色。

    月光倒映,湖面荡开涟漪。

    “歌儿怎在这不去前厅,莫是没了本王歌儿提不起劲儿来了。”

    楚钰一往后院内来就见一道落寞的身影,她低头看着湖面,手托着脸颊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眉尖若蹙,神情认真。

    他不愿打扰她却也不愿看她这般忧愁。

    “王爷事情处理完了?”

    萧长歌听见声音,转头看着楚钰,平淡问。

    “一处理完就来找歌儿了,怎么歌儿一点都不担心本王是不是会发生意外?”

    楚钰询问,就算真不担心好歹也要装一下,但萧长歌连装都懒得装见他回来也没一点欣喜之意。

    “王爷身手不凡,若有人能伤到王爷的话,王爷应该去反思一下才对。”

    “这话听起来顺耳。”

    楚钰走到萧长歌身边,坐下。

    顺着萧长歌方才看的方向看去,只见一面湖一轮月色还有一个她。

    “萧永诀呢?”

    “在前厅。”

    楚钰老实道,伸手玩弄萧长歌散下的墨发,墨发柔顺乌黑,摸起来很舒服。

    “王爷可会飞?”

    萧长歌双眼望着楚钰认真道。

    “飞?”

    楚钰挑眉。

    “就是说书人常说的轻功,那种能在水上漂又能嗖嗖一直飞的轻功。”

    萧长歌好奇问。

    “歌儿想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