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56章 如此神奇

作品:《农门医香之相公来种田

    夏以若也懒得再看这些人,她们已经都吃饱喝足休息够了,也应该做一些正事了,于是就起身走向那一个已经暗淡无光的阵法前。

    君衍沧等人也都跟了上去,他们肯定不会让夏以若一个人去冒险。

    夏以若看着那个古老的阵法,只觉得这阵法给人一种肃然起敬的感觉。

    “这个阵法严格来说,应该算是一个祭坛。”寒烟孤观察了一会说道。

    “祭坛!”夏以若挑了挑眉。

    她就说什么阵法能够这样的神奇,原来是一种很神秘的祭坛!

    “这祭坛,必须用真正的皇族之血才能开启,一旦那皇族之血是错误的,就会受到严重的惩罚。”寒烟孤又说道。

    严重的惩罚,是那万箭穿心的惩罚么?

    “只怕,因为这一次的错误,这宝藏之内,会发生一些变化。”寒烟孤微微皱眉,那神色有一些的凝重。

    “什么意思?”夏以若脸色也是有一些不好看,这么说的话,她刚才就应该阻止一下那些人?!

    “这一点或许寒家主会更清楚一些。”寒烟孤淡淡的看了一眼寒家主,当初他为了救夏以若,回寒族的时候,被寒家主给关押起来,寒家主关押他的地方,正是寒族的禁地,他刚好在那里面看了一本古老的祭坛书,只不过,他还没看完那书,就被君衍沧的人救出来,他本想将那书带走的,结果他都还来不及拿一下,就被君衍沧的人给架走了……

    原本,寒烟孤是想下一次再去取,结果,等他下一次再去的时候,那书已经没掉了。

    问了老半天,寒族的人也不知道究竟在哪,寒烟孤那叫一个难受啊,难得找到一本与他以往见过完全不同的东西啊!本来还想研究研究一下,结果,这回好了,啥都没办法研究了!

    唉,这能怪谁?怪夏以若?怪君衍沧?得了吧,这两个人分分钟能把他给秒杀了。

    寒家主突然被点名了,那心神猛的一颤,有一些哆哆嗦嗦的看向夏以若他们,他早在之前就做好了选择,如今跟在蓝家主身边,不过是想当个卧底,当然了,不代表他不会做个墙头草,反正蓝家主不知道他早已叛变。

    “我……我不知道啊。”寒家主如今已经没了当初的嚣张狂妄,也不知道是被这次的可怕经历给磨的,还是知道他们大势已去。

    寒烟孤并不觉得意外,只是淡淡的开口道:“你可看过一本名为血祭的书?”

    “血祭?”寒家主喃喃自语一会,然后震惊的看向寒烟孤。

    “你说的是那一本被封在禁室的书?后来你回来寻找的那本?”寒家主震惊的说道。

    “嗯。”寒烟孤一想到那本书不见了,就肉痛的不行。

    “我曾瞧过,可是,因为那本书给人一种不祥的感觉,我并没有翻看多少,不过,听你这么说,我好像确实看到过一个与这个阵法有些像的画面!”寒家主努力的思考起来,总算是想到了一些东西。

    寒烟孤很想咒骂一下这个暴残天物的寒家主,将这书扔在禁室里面垫桌脚也就算了,竟然还给弄丢了,这特么的简直是暴残天物。

    那本书里面所记载的东西,绝对是这世间最神奇的东西!

    唉,现在想想,那么神奇的东西,也不应该是他们能够拥有的,或许丢失是天命如此吧。

    寒烟孤这一次倒也不执着了,很是淡然的看着寒家主,寒家主若是不知道,那也是正常的。

    “你之前怎么不说?”蓝家主有一些不悦的说道,但是,他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了,毕竟,寒族不管是在隐世家族还是在大陆,都是举足轻重的存在。

    “你又没问。”寒家主有些不屑的回答道,或许之前他对蓝家主有一些的忌惮,但是,现在他并没有多少的忌惮,不只是因为有君衍沧他们撑腰,还因为这灵境帝国的气运,怕是要消散了。

    蓝家主明显感觉到寒家主语气的变化,整张脸都沉了下来,这事情都还没个定数,这寒家主竟然就敢对他这样!

    寒家主白了一眼蓝家主后,然后一脸讨好的看向寒烟孤和夏以若说道:“那本书我虽然没有认真看,但是,也无意间看到了一些,这其实是一个阵法和祭坛相结合的法坛,名为龙息坛,顾名思义,只有天子的血脉才能够开启它,若是天子血脉开启,洞中就会相应生成一些考验天子的关卡,如若不是天子血脉,却触发了这个龙息坛,那不管之后这个阵法会不会被开启,这里面就不只是考验的关卡,还有很多危险的关卡,至于是什么考验,那我就没有瞧见了。”寒家主努力的回想自己所看到的东西。

    当初就是因为这个阵法还算不诡异,他才多看了一眼,可是,其他的,他连瞄都没有瞄一眼的。

    听完寒家主的话,夏以若只觉得非常震惊,没想到这个阵法是越来越让人觉得神奇!

    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啊!

    所有人也都震惊了,充满敬畏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们没想到,这东西竟然会这样的神奇!

    所以,灵境帝国的皇族血脉,反正是真正的天子?拥有龙的血脉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是任何人都无法侵犯的!他们就是高高在上的王,所有人都必须俯首称臣!

    夏以若微微皱眉,她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她就是不相信那什么神龙之血脉,天子之说。

    不过是有一些夸大其词了,这其中,定然是有什么猫腻。

    “若想成为这天下最强大的王,那必须是这天下最无情的人,所以,这考验,定然与之有关,一个人,最难控的不就是七情六欲么?”突然,一声稍稚嫩的声音响起,那声音虽然有一些稚嫩,但是,却强势的让人不能忽视,也冰冷的让人完全不敢直面。

    夏以若惊讶的看向双手抱胸,一脸淡漠的寒奕琰,那双眸子除了惊讶,还有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