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 久违的元力

作品:《自在神医逍遥客

    妖怪?

    杨业脑海中豁然砸出这样两个字。<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

    还未等他多做思考,他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移动。

    两名狱卒架着杨业体表的藤蔓走向了祭坛。

    杨业抿住嘴唇,眼睛盯着高大的红色十字架,脸上有惊讶有赞叹,却独独没有惊吓。

    小贵人胆子挺大嘛……不过一会儿之后可千万不要喊哦。

    奎三鬼脸上挽起嘴角,露出狰狞的笑意。

    猩红色的巨大十字架仿佛是活的,纠缠在一起的藤蔓缓慢扭动。

    两位狱卒分别站在杨业的身体两侧,他们一个举起昂扬的手臂想将之挂断十字架平端的两臂上。

    杨业体表的外骨骼仿佛就此被激活,肋骨般扣在他体表的骨骼缓缓打开。

    十字架表面纠缠的藤蔓缓缓扭动露出十六个洞口,仿佛某种插槽。

    对比下显得格外纤细的藤蔓一根一根的伸入洞口内。

    杨业就这么被拉扯到半空,固定在十字架的正中间。

    开始吧!

    奎三鬼双手掐出一个诡异的手决,脸上透出某种诡异的狂热色彩。

    周围的狱卒有半数低下头,脸上的表情似敬似畏。

    奎三鬼青绿色的元气在周身上下爆开,翻滚的投入未知的方向。

    巨大的法阵被激发,周围的碎石堆下涌出数十条元力河流,沿着地面汇集到十字架的正下方。

    与此同时,十字架正中心的杨业眼神逐渐放空,整个身体仿佛变成了透明的,没有衣服阻隔的地方,能看见一根根黑色的血管。

    而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一丝神念自杨业的泥丸宫中流出,沿着他体内的刺血藤更根系流动,倏忽间就此沉了进去。

    祭坛外,疤脸站在奎三鬼的身后,脸上挂着残忍的笑意,他低声呢喃道:不论第多少次看到这个过程,都是一样的震撼!

    奎三鬼捧着双手抱在胸前,仿佛祈祷,狂热的眼神不肯有丝毫的偏转,他保持着眼珠的方向不动,却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嘿嘿,真正到刺血藤脱离的时候才是最震撼的……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人类开出的花朵之后,我就知道,这将是我从今以后的信仰。

    不,我看到的是实力!这才是一切的基础……这是司狱大人告诉我的,他常常拿着蛮统领对比说事,他说人可以傻,甚至可以没有脑子,但独独不能没有实力。

    疤脸却没有附和奎三鬼的说法,而是自顾自道。

    呵呵!奎三鬼笑着说,谁又能想到你向来奸猾的疤脸,竟然是司狱大人的心腹呢?

    哼哼!

    疤脸露出一个意义不明的笑容。

    两人的交谈并没有传出太远,而本来站在两人身后不远处的众狱卒已经早已经推到了石壁边缘。

    圆形的碎石堆周围,只有一个上百穿着漆黑玄甲,带着狰狞面罩的是士兵们旁若无人的走来走去,仿佛被伤害发条的机器,沿着固定的路线逡巡来去,连脚步都一丝不差。

    碎石堆下涌出的无形河流缓缓消失,空气悄然安静下来。

    而周围上百封住铁栅栏的山洞中,只有靠近底层的二十余洞口中有或明或暗的身影露出轮廓,其中就包括吞吐着蛇信的锥脸老人。

    而其余所有的洞口一片死寂。

    片刻后,地面上似乎有星星点点的光芒从土地中冒出头来,越来越多的淡红色光电显现,将整个巨大的洞窟映照的恍如赤色黎明。

    奎三鬼大喜道:资质不错啊这个!

    还可以!疤脸眼中透着同样的惊异。

    不知从那个方向穿出一声空旷悠远的啼鸣,仿佛旷野中对月长啸的狼嚎。

    随后,各种各样的叫声从二十多个洞口中传出。

    它们到底是什么?疤脸疑惑的问奎三鬼。

    奎三鬼的眼中有血泪流出来,但他依旧不肯移开目光。

    不知道,也许只有首领大人才能给你答案!

    杨业对外界的环境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只隐约听到似有一股嘶嘶的声响从锥脸老人的那个方向传来。

    他没有过多理会这些东西,因为他已经找到了血藤本体所在。

    再杨业神念的视线中,一团明净但空虚的光团熠熠生辉。

    这正是杨业体内刺血藤的虚假意识。

    杨业在看到那巨大的十字架时候他就意识到,这个诡异的奎三鬼似乎是要利用他进行什么仪式,但他不在乎,因为这就是他一直想要的,接触到藤蔓本体的机会。

    我早就已经不奢望这齐云寨的人主动放我走了!

    杨业在心底苦笑,他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碰到的错误的人,因此来到了这里,一步一步的见识到了齐云寨的这个秘密。

    他觉得凭借自己的努力,这一切还有挽回的机会,只要他拿回那封信,回到正确的道路上。

    来了!

    就在这时,杨业通过体内的刺血藤的假意识感受到了那巨大意志的莅临。

    这十字架就是承载藤蔓本体部分意志的载体。

    外界,巨大的洞窟仿佛成了殷红色的虚拟幻境。

    巨大的十字架下,地面裂开巨大的裂缝,一跟粗大的藤蔓拱出地面,轻轻缓缓的碰触到了十字架的背后。

    开花,开花,开花!疤脸站在祭坛边缘兴奋的呐喊。

    而另一边奎三鬼的身上似乎有无形的藤蔓攀附。

    就在这时,杨业陡然睁开了眼睛。

    喉头一动,不知何时被他藏在舌头下面的霉素丹丸落入腹中。

    他的神念视角中,空虚的光团缓缓膨胀,像是无数的信息正被载入磁盘。

    两秒钟后,所有的一切戛然而止。

    就在这时杨叶的神念对着膨胀的光团一头撞了上去。

    ……

    半空中的赤红光点凝滞在半空,抖来抖去的藤蔓触手和十字架上扭来扭去的红色藤蔓同时静止。

    空谷之中,只有一个人的声音从低到高响彻。

    啊!

    杨业额头青筋鼓胀,无数黑色的发丝在他的颈后凝聚成团,猩红藤蔓的外骨骼一寸一寸的从十字架上拔出。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砰!

    杨业的身体从十字架的正中心落到地上激起烟尘,颈后一根黑色的丝线连着一团黑色混杂赤红的藤蔓落到一边。

    呼啸的元力疯狂的涌来。

    杨业直起腰身,感受着元力在经脉内奔腾翻涌,他闭着眼睛呻吟道:

    真是……久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