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15章 消极怠工

作品:《凤璃歌元卿

    “从你第一次出现在西宁城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计划了吧。”越子霈肯定的看着元卿,从那时起,好像一切事情都朝着对元卿有利的方向发展。

    元卿笑了笑,然后摇头。

    越子霈挑眉,怀疑道:“不是?是西宁城破之后?”

    “不是,是比那时还早呢。”元卿笑道,具体什么时间,他好像也忘了,大概很久远了吧。

    虽然有些情况他也预料不到,但是大概没差就够了。

    “你……哈哈哈,不愧是卿王,朕实在佩服,不过,朕还有一个疑问,南疆为何会协助南方,一般的盟友可做不到这种程度。”

    自从元卿到达南方后,南疆的态度越发明显了,明显有拥护元卿之意。

    “盟友?当然不是。”

    “那是……”越子霈想了想,现如今南疆的政权掌握在秦丞相手中,所以南疆的一切决议都取决于秦羽,难道……

    “你和秦羽之间有什么交易?”

    “越子霈,都已经到现在了,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不过本王倒是可以解答你的疑虑,秦羽是本王的人。”

    无论如何,越子霈都没有想过这种结果,秦羽去南疆已有十几年,那时候他们才十几岁,就已经做到这种地步了么?

    “哈哈哈……”他狂笑不止,笑自己的狂妄自大,笑元卿心计之深,良久,他终于笑累了,看着元卿叹了口气,道:“来吧,最后一战了,就此了结所有的恩怨吧。”

    天黑时刻,元卿浑身满是鲜血的坐在金銮殿前,静静的看着前方。

    暗卫不久便来禀告道:“主子,宫里宫外都没有那些皇子公主的下落,恐怕他们早已不在皇城了。”

    元卿听毕,淡淡的点了点头。

    暗卫见元卿没有任何吩咐,轻声的退下了,转身时刻刚好碰上了凤璃歌。

    “王妃……”

    凤璃歌摆摆手,轻声道:“没事,你先下去吧。”

    说罢,走到元卿身边坐下,静静的陪在他身边。

    “小璃歌。”

    “嗯,我在。”

    “越子霈死了。”

    “嗯,我知道了。”

    “宫里的那些皇子们已经转移了,越子霈在此之前已经留下遗旨,西越不久便会有新皇登基。”

    “嗯嗯,登基便登基,你不是怕珩儿以后长成了纨绔子弟吗?刚好给他留些对手,也省的他太无聊。”凤璃歌用手帕擦拭他脸上的血迹,轻声道:“而且,我们已经出来很久了,东楚那边的事情也快结束了,或许我们还能赶得上。”

    元卿一笑,使劲的点了点头,温柔道:“好,等皇城的事情安排好了之后,我们便可启程回去了。”

    “好。”

    两人甜蜜的相拥在一起,在这凄冷的皇宫中,让人感受到一丝温馨。

    十天后,南疆士兵终于抵达了,秦羽看着城墙之上的凤锦程,大声道:“凤锦程,卿王呢?”

    凤锦程一手牵着珩儿,一手拿着武器,惋惜道:“秦丞相,你来晚了,我们王爷已经离开了。”

    珩儿踮起脚,发现底下有不少熟人,所以他仰头看着凤锦程,凤锦程会意,直接抱起了他。

    秦羽立刻认出了珩儿,便怀疑道:“世子还在这里,卿王妃怎么舍得先行离开?”

    “秦叔叔,父王说他还有事,不方便带着珩儿。”

    凤锦程挑了挑眉,对于珩儿自我安慰的能力表示赞叹,元卿明明什么时候都不想带着他好不好?

    秦羽一愣,元卿之前已经派人送信给他了,但是他以为元卿还会在皇城待一段时间呢,好吧,元卿一点儿都不想和他叙旧。

    算了,有些话现在也不能问,等晚上找个机会进城吧。

    晚上,秦羽和萧寒以及凤锦程聚在一起,当然凤锦程身旁还跟着一个珩儿。

    “王爷有没有说他要去哪?”

    凤锦程想了想,道:“萧大公子在中渭城好像遇到一些麻烦,他们好像先去中渭城,之后要去皇都。”

    萧寒一愣,赶紧问道:“大哥怎么了?”

    秦羽也好奇的看着他,萧玉琰应该是在中渭城处理莫家的事情,虽说莫家不好对付,但是对于萧玉琰来说,应该只是时间问题,会遇到什么麻烦?

    “可能是桃花劫吧。”

    “……”萧寒和秦羽对视一眼,皆是无语,这种麻烦他们也解决不了,还是不惨和了吧。

    凤锦程见两人无语,便想到了别的问题,“我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你们有什么打算?”

    “既然王爷决定就此结束,我们当是遵从,西越以后,就交给世子啦。”

    珩儿靠在凤锦程身旁,早已困的不行,听到有人提他,半睁开了眼睛,不过终究抵不住困意,很快又睡着了。

    秦羽见他那个模样,心中痒痒的,走到珩儿身边,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戳了戳他的脸。

    珩儿睡得沉,完全没有察觉。

    最后,南疆在皇城之外待了几天后,终是撤兵回去了,虽有将士对秦羽的决定表示疑惑,但是想到南疆此次倾巢而出,南疆内部空虚,便也没有说什么了。

    终于,西越的战争停止了,然而西越已经不复从前了,不久之后,越子霈的嫡长子继承了皇位,在皇城以北的连城登基。

    不过那时,元卿和凤璃歌已经抵达了中渭城。

    “哟,萧大公子还会为此事所扰呢?本王以为你早就斩断了七情六欲。”

    萧玉琰瞥了他一眼,冷淡道:“王爷是专门来嘲笑在下的?”

    元卿止住笑意,真诚道:“不是,本王是来帮你的。”

    原来,自从萧玉琰在中渭城住下以后,莫扶便开始了她的死缠烂打,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不过,莫扶还不是主要的问题,问题是萧大公子自己,萧大公子三十多年来首次动心,喜欢上了一位姑娘,然而还未将人家姑娘追到手,人家姑娘就因为他被莫扶伤害,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

    所以萧大公子自责不已,也因此消极怠工,元卿无奈,只好顺道来看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