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30章 黑暗中的罪恶

作品:《绝世兵王王旭东

    <h1>第1130章  黑暗中的罪恶</h1>“因此我推断,只有可能是有药理毒品知识,但是又一直没有赚到大钱的小毒贩小下家,不甘心只是当别人的马仔为别人捞钱,所以想要出人头地,才会铤而走险背水一战。<a href="http://www.wjxs.cc" target="_blank">www.wjxs.cc</a>”“而这样的人,性格一定是胆子大,自视甚高自以为是,毕竟一般人,不会走这条路子。这样的人一定不愿意屈居人下,但是看这毒品的结果就知道,他的业务能力明显并不如自己以为的那么高,所以很可能之前的工作中就会出现过失误。而且工作中也一定会按照自己的判断来,很有可能会导致领导的不满甚至是公开冲突,总之是很不顺利,于是一怒之下转做了这行。最事情很急功近利,否则不可能说轻易地拿这样不成熟的东西出来卖。”“入行有一定的时间,所以积攒起了一批的客户资源,于是就想着利用这些人去发展自己的新型毒品,然后逐步扩大。毕竟如果不是彼此熟悉相互信任,谁也不敢轻易干这买卖,而且毒贩子也不是抱着第一次就吃死人的目的,那样等于是自己找死。所以他应该是觉得差不多了,拿给自己的熟人老客户去尝试一下,结果谁知道就出现这样的后果,人死了。”王旭东说完,所有人都有些发愣,面面相觑着,王旭东知道这是因为他的思路的确是过于大胆跳脱,跟这些日常讲究证据为主的警察们完全不是一个路子。而且,他这推断的也太详细了,偏偏有理有据。他拿出烟刚要点上,随即想到张晓芸还在,立马又给摁熄掉,从桌上拿过来一瓶红牛喝着,一边说道:“当然,我的这些都是野路子,说白了还是那句话,你们警察判案子必须讲究实在的证据,没有证据无法轻易做出结论,而我只需要大胆地去做出最合理最可能的推测,然后往这个方向去证明。”老王醒悟过来,连忙说着:“姐夫,你这样的推测的确是有道理,我们现在就安排人去调查。”张晓芸补充说道:“还可以去化工厂还有医院药厂之类的地方去查,有没有旭东所说的类似经历的人。”王旭东沉思了一下说道:“这样查难度非常大,说实话,很多罪恶是隐藏在黑暗当中的,很难被发现,你们也知道,线人本身无论是数量还是掌握的毒贩信息都是有限的,更多的则是他们无法掌握的,不然的话这世界上贩毒团伙早被你们剿灭完了,就不会出现这种犯罪了。除非说那么巧运气好,你们的线人刚好掌握了这个毒贩子的信息,但是破案永远不能寄望于运气。”“至于说医院、药厂这些的,这个范围就更大了,这个人,虽然说分析出来他的性格和经历算是比较明显的,但是光东海就这么多家企业、医院、药厂之类的,全国范围内有多少家?谁知道他是哪里的?”刚刚升起来的一线希望,又被王旭东给亲自打压下去,张晓芸顿时沮丧起来,但是随即还是打起精神:“不管怎么样,不能因为希望渺茫就不去尝试。我们要做的事情本来就是大海捞针,从东海市几千万的人口当中找到这个犯罪分子,难度可想而知,犯罪分子不可能主动送上门等着我们去抓,只有靠我们自己的力量去撒网,这关系到的是整个社会的安危。”王旭东点点头,看着张晓芸坚定的样子,其实心里头无比的感慨,张晓芸的确是天生就是该干刑警这一行的。他笑着说道:“不是拦着不让你去查,主要是给你们打个心理预防针,以防止你们以为掌握了很多的线索,大意轻敌,或者是高兴的太早。”“查是肯定要查的。”王旭东说着,脑子里并没有停止思考,他知道这样的大海捞针的办法虽然笨,但是最终还是能够找到的,但是关键是到底要花多少的时间,他不能让张晓芸跟这个案子这么耗下去。这时候张晓芸想了想又提出疑问:“但是按照你所说的,毒贩子都是胆大心细,都非常谨慎避免意外发生,那有没有可能,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吸毒导致的命案,会不会是死者有什么仇家,采用这种方式去对他进行下毒?甚至于这个毒贩子有什么仇家,故意用这种不成熟的毒品去毒害死者,然后嫁祸于人搞不好还是想一箭双雕?”不知不觉当中,他们的思路也被王旭东带的,也开始先大胆推测,反正最后他们的依据仍然是以事实证据为主。王旭东笑了:“有这个可能,但是我认为微乎其微。首先就是,要搞到这种东西,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那必须是有药理学还有化学知识,毕竟这个东西区别于以往的毒品,不是随便可以买到的调查死者的人际关系,总还是会发现蛛丝马迹,或者就算是凶手买的,但是这个毒品太过于特殊,调查其来源,最终还是会暴露他的身份。这样做代价高很麻烦,风险大容易暴露,还不如想办法制造其他的意外。”“再有就是,一般如果是吸毒的话,会大张旗鼓地告诉其他人吗?而且看这个死者,经济条件不错,身体也不算太差,显然吸毒的时间还不算太长,应该还没有暴露出来让很多人知道,所以,除非是跟他一样吸毒的,不会有人说轻易给他提供毒品,他也不会敢于说轻易接受别人给的。所以我个人的观点,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王旭东分析的非常细致,基本上所有人都懂了他这个思路。不过懂归懂,在事实的案情分析当中,他们一般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像王旭东这样大胆这样天马行空,能够从案情当中跳脱出来去分析。张晓芸已经一声令下,就意味着所有的外勤都开始忙碌了,联系线人、搜索娱乐场所,跟缉毒大队外联这些,已经是深夜了,但是这样的夜晚,注定许多人无眠。而掩盖在黑暗下的,还有无数的罪恶,有很多人甚至于可能无法看到明天的太阳。这就是现实的世界,有人在打击犯罪,也永远有人在为非作歹,正与邪,善与恶不断地交锋。这样想着的时候,王旭东其实是发自内心第理解张晓芸,其实他一直也都理解,他也希望自己可以大度地去支持张晓芸的事业和梦想,但是现实决定了,他只能选择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