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九百八十八章 自行招募

作品:《天行

    就这样,元夕郡城主府前的一战直接鏖战到了深夜十一点多,持续了近十四个小时,对方在城主府前方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尸体,但攻势却一波强过于一波,在这么恐怖的压制之下,北辰成员的战损也开始原来越大了,最恐怖的是,对方调了两门重炮,在轰击城主府的后苑,一旦攻破,我们就要被内外夹击了。

    ……

    “差不多了。”

    临界一双美眸看着远方密密麻麻的印度人群,道:“根据山有扶苏和北风之神侦察到的消息,印服至少派遣了五百万兵力过来,扬言一定要‘收复’元夕郡,彻底灭掉我们,看起来已经不能再守了,否则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在这里挂掉一次,许多北辰铁骑已经不能承受这个代价了……”

    “确实差不多了。”我立于人群中,道:“能够在这里吸引对方那么多人一整天,已经算是尽力了,传令下去,准备突围吧,咱们直接从北城门突围出去,大家跟着我一路冲杀出去。”

    “嗯,可是……”

    她看向了身后的一群其余公会的云游仙医、弓箭手、灵术师等,目露不忍,只要我们走了,这群玩家是必定会被印服玩家扑杀掉的。

    结果,一名副盟主级别的云游仙医MM提着法杖走上前,咬着红唇道:“夕掌门,你们突围吧,北辰是能否守住西域都护府的关键,没必要跟我们一起在这里陪着元夕郡殉葬,你们从北方突围,我们自然会在这里再阻击他们一次。”

    另一个手握战斧的盟主级游侠一样点点头,道:“夕掌门,不必犹豫不决,北辰在这次国战里受到的不公待遇我们都看在眼里,没什么好说的,我们愿意为北辰战死在这里,这是我们的荣耀。”

    “对,我们很荣幸。”

    一名弓箭手深吸一口气,笑道:“至少,我们曾经和即将成为传奇的北辰与今夕何夕一起并肩战斗过,无憾了!”

    我有些感动,道:“各位,谢谢你们了!我代表北辰所有成员真心谢谢你们,今天,我们一起并肩战斗,也还会有下次,一切都是为了中国战区的荣耀,我们荣辱与共!”

    “对,荣辱与共!”

    一群其他公会的成员都有些动容,纷纷喊着荣辱与共。

    我则冲着众人一点头,转身拔出七星龙渊,道:“城主府即将被攻破,所有人跟着我从北门杀出去,结阵,准备出发了!”

    “杀出去!”

    天无悔、煌溪、剑墨等人纷纷拔出利刃,顿时北辰的五千多铁骑再次成为了一支战无不胜的王牌骑兵团,以我为尖刀硬生生的从印服玩家的人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而别的公会的玩家则跟着我们一起往外撤退,沿着城池大道一路向北。

    七星龙渊的轰鸣声不绝,不断爆发出乱舞、战争旋风等特效,甚至就连七星效果也连续触发了多次,一颗颗星辰坠入人群,炸得对方人仰马翻,而剑墨、临界、梦一场等人也随着我一起往外冲,各显神通,各种特效、特技此起彼伏的爆发,北辰最精锐的团队铁蹄下,对方根本就没有哪个公会能抵挡得住。

    半小时后,众人血染战袍的冲出了重重包围,出现在了北城门的外面丛林中,而当我回眸一望时,随着我们一起冲出了的几万其余公会的玩家已经不见人影,被对方的人山人海所淹没,国战中,这样的画面太多了,令人不胜感慨。

    ……

    “走,脱离他们的追杀!”

    我带着众人一路狂奔,进入大漠深处。

    就在此时,“滴”的一条语音通话,来自于苏希然:“丁队,情况好像有点不妙了。”

    “怎么说?”

    “印服玩家攻打了一天的楼兰城,忽然放弃了,只留下了两三百万的兵力把楼兰城团团围住,分出大部分的兵力往东去了,应该是去攻打东边的乌雀郡和天山郡去了,这可如何是好?”

    “分兵……”

    我皱了皱眉,道:“其实我早就想过印度人会分兵了,攻打每一个无人防守的郡城只需要100W-200W玩家就绰绰有余了,这样一来他们就能飞快的占领西域全境的城池,然后只留下一座楼兰城,最后在国战临近结尾的阶段才会腾出手集中兵力解决楼兰城。”

    “那……我们有什么办法吗?”她抿着红唇,有点茫然。

    “见招拆招吧。”

    我心头有点凝重,道:“他们分兵攻打郡城,就势必要分出一部分兵力去防御郡城,我们倒是可以集中兵力去攻打那些防御空虚的城池,他们占领一个,我们就收复一个,利用西域都护府纵深优势拖死他们,看看印服的人到底有多大的精力,竟然想要占领整个西域都护府。”

    “嗯,那我现在怎么办?”

    “你就带着大家守住楼兰城就行了,只要楼兰城在我们手里,都护府的行省中心就在我们手里,就不等于是失去了整个西境版图了。”

    “嗯,我跟大家会尽力而为的!”

    “好,加油!”

    就在这时,又一道铃声掠过,是投影会议的召唤,于是我让临界带人先行,我自己则进入一片绿洲丛林的深处,接受召唤。

    “唰——”

    人物化为千丝万缕被抽离,身影直接出现在了星骐城的偏殿之中,只见国服的十个主将、十个旗手都已经在了,大部分人的身上都是血迹斑斑,甚至就连何艺、战天、烛影乱的铠甲上也都沾着鲜血,显然是刚刚从战场上撤回来的,足可见云中城的战斗有多么激烈。

    苟小宁一袭皮甲出现,立于长桌的尽头,眉头紧锁道:“这次召集大家,是因为局部战场的变化,两小时前,我们在渔阳城外的伏击战取得成功,歼灭了约五十万进入渔阳城境内的日服玩家,打得相当漂亮,池白神域不错。”

    沈丘白手握血迹斑斑的长剑,微微一笑:“谢谢夸奖,有主任一句话,我们神约那么多兄弟的辛苦算是没有白付出。”

    苟小宁点头笑笑,接着又说:“云中城、北原城的战事也进行得相当不错,目前各大城池都握在我们自己的手里,不过,西域都护府的战况却越发的焦灼,不久之后元夕郡再次沦陷,而且我得知印服已经分兵去攻*雀郡、天山郡等城池了,情况这样发展下去将会越来越糟。”

    何艺走上前,道:“分兵吧,云中城目前已经有效遏制住了美服进攻的步伐,我们守住了各大关隘,甚至将他们赶出云中城的版图了,目前至少有余力分出五百万兵力去增援西域都护府,毕竟……仅仅让北辰在西境支撑,太苦了。”

    “不能分兵。”

    苟小宁摇摇头,道:“不是我不想,而是俄服在北方虎视眈眈,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就会冲下来从我们的身上咬下一块肉,而且我得到消息,土耳其服务器也在蠢蠢欲动,不知道他们的动向是什么,但总而言之,目前的布局千万不要动,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我想大家不是不懂的。”

    何艺一声叹息,没有再说什么。

    洛想则咬着银牙,道:“那么……就让北辰和桜华月想在西域都护府自生自灭了?”

    “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苟小宁冲着我微微一笑,道:“丁牧宸老弟可以凭自己的声望号召更多的玩家协防西域都护府嘛,我相信以你国服第一人的声望,不会有问题的。”

    我皱了皱眉:“既然这么说,那就如你所愿吧。”

    “等等……”

    张进猛然站起身,道:“苟主任,怎么能让玩家自行号召?这样岂不是乱套了,万一……我是说万一丁牧宸把一些主力公会带走了,说不会影响别的战略布局是不可能的。”

    “你放心。”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张进,淡淡道:“我不会带走任何一个人数超过2000人的公会。”

    “哼,行吧。”

    ……

    “阿夕,你打算怎么办?”南宫昭问道。

    我微微一笑:“山人自有妙计。”

    唐韵则牵着我的手,笑道:“夕哥哥加油,需要我这边偷偷输送人才吗?”

    “不用。”我哈哈一笑。

    不远处,张进咳了咳:“唐韵,你可是主将之一啊,请注意一下。”

    “张主任你才要注意一下。”

    唐韵转身瞥了他一眼,道:“你这个咳法,可千万别是肺结核啊,有空去医院查查吧。”

    “你……”

    张进一脸死灰。

    何艺、战天、绯月等人则哈哈大笑,都没忍住。

    ……

    深夜,准备下线休息。

    策马杀入楼兰城,跟苏希然、林澈、徐佳澄等人稍微会合了一下,楼兰城周围的敌人围而不打,所以没什么压力,大家就在白色城墙下坐在草地上聊天。

    “什么事啊,要自己杀入城池来找我们?”苏希然问。

    “一个很重大的大事,需要大家一起商议一下,我一个人有点抉择不定。”

    “嗯,宸哥你说。”

    林澈摆弄着自己的法剑,抬头看了我一眼,笑容灿烂:“你是我们北辰的一家之主,我们尊重你的决定,你说吧,我们都投赞同票就完事了。”

    顿时,我一头黑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