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二章 这一次,谁也别想打散我们

作品:《天行

    “盾阵,防御!”

    一群北辰骑战系玩家齐齐将盾牌震荡出盾墙效果,而远方,林途、林扬所率领的银狐精锐团队犹如一列疾驰的火车般撞击在我们的盾墙上,“蓬蓬蓬”的剧烈撞击声此起彼伏,许多北辰玩家都被撞得后退数步,整体防线开始松动,没办法,名将技带来的力量悬殊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疾风刺!”

    我处于第一线,盾牌一震击退了正前方的敌人,北斗七星剑一晃刺出风神刺效果,与身后的北辰玩家一起向前输出,一时间,雷神风暴与徐佳澄的死亡冲击波并肩而去,将一片银狐玩家轰得倒了下去,硬碰硬的话,至少在我和澄澄这两个点上是绝对不输对手的,哪怕对方开的是三星名将技也照样碾压。

    但整个锋线的情况却岌岌可危,北辰与银狐的精锐碰撞不断,临界、剑墨、煌溪、小唯等人不断与中二无双、空山流响、顾惜雯、鹿丢丢、月神等人交换着技能,你来我往,杀得天昏地暗,但北辰的防线却依旧不断的崩溃,被向后挤压,成片玩家跪倒在地,直接阵亡了!

    ……

    “这样打不行!”

    临界远远的看向我:“名将技的BUFF差距太大了,打阵地战的话我们会亏死,骂死就会被血洗的,快点反击!”

    “嗯!”

    我看了看公会管理频道里各个小队的人员情况,马上以盟主身份发言:“无悔,组织第一梯队的兄弟直接冲出去,能冲多深就冲多深,其余人跟着我第二波冲击,反冲一波,我们不能就这么傻不愣登在银狐的AOE技能里洗澡!”

    “好!”

    天无悔一声大喝,随后发动放逐技能,让周围的多个银狐精锐玩家茫然走动,而一群北辰近战系玩家马上跟着他冲了出去,双方锋线拉扯不断,本来就已经出现了许多缝隙,这时候被天无悔带人一冲,马上就形成了完美的渗透效果,犹如水银泻地一般,而这么一来,多点突破的战术前奏就已经被再次带起来了。

    可以说,今天的这一战,北辰的两大功臣,第一个就是天无悔,第二个才是临界,至于我,只负责指挥。

    第一梯队一冲,第二梯队也马上跟着冲出去,临界开着关银屏的“一绝”名将技,张伟开着董卓的“贪婪”名将技,李清野则开着丁原的“速战”名将技,数百人不管银狐的攻势有多猛烈,迎面而去,直接杀穿锋线,往内里渗透、冲杀。

    火麒麟冲在最前方,我一边挥剑乱砍,一边查看战场上的形势,将雷神风暴送去最需要它的地方,在这一刻,雷神风暴俨然成了北辰的“镇场”绝技,一次次的送出,狂轰滥炸,让银狐的损失极为巨大,稍微的挽回了一点名将技上的绝对劣势。

    这一冲,天无悔等人一个也没有回得来,银狐的阵地纵深在林途的命令下加深了不少,而第二梯队也折损惨重,煌溪、小唯、小暖、天天打雷等人再次各掉一级,甚至就连剑墨也连杀多个银狐高手,然后被留在了银狐的阵地里回不来了,只有我和临界带着数十人反冲回来。

    而取得的战果则是击杀林扬、中二无双、顾惜雯、空山流响、lee等人各一次,几乎除了林途,银狐的王者级玩家都被血洗了一次,并且将银狐前移的阵地打得后退近800码,为山有扶苏的转职争取了至少30分钟的时间。

    ……

    退回阵地,身后,不远处从鬼雾林墓地飘来的灵魂光辉密集,天无悔、小唯等人纷纷复活,然后重新最快速度的返回阵地,澄澄、漱月鸣筝、魂谣等灵术师在战场的前沿铺满了烈焰火雨,随时准备迎接下一场战斗。

    这一战,太惨烈了!

    苏希然美目幽幽,道:“丁队,这一冲,我们北辰的成员至少阵亡了1700人次……”

    我缄默不语,这种情况下,或许是我这个指挥者的错吧?

    前方,银狐的战损率比我们低了不少,一群人十分嚣张,中二无双复活之后上前捡起了煌溪爆出的一双护腿,嘴角泛起冷笑:“有意思,挂了那么多人,爆了那么多装备,居然还死命的冲锋,我说丁队啊,你的战术理解就只有冲锋这一种方式吗?”

    说着,他一扬护腕,笑道:“煌溪,你来加入我们银狐吧,这鬼器护腿就还给你!”

    “CTMD……”

    艾小叶紧握利剑,脸色煞白,骂出了一句粗话。

    我皱了皱眉。

    一旁的临界则淡淡一笑:“聂无双好像也没那么笨,这几句话真是好生的诛心啊,一方面质疑你这个盟主的战术指挥,另一方面打压我们北辰的士气,甚至还阵前招揽,想让我们北辰分崩离析吗?”

    我紧握北斗七星剑,一言不发,只是策动火麒麟往前站了站。

    煌溪从包裹里取出了一个S3的天器护腿换上了,嘴角带着一抹冷笑,道:“中二无双,那护腿送你了,就当是爸爸送你这个儿子的新年礼物好了,不用客气。”

    中二无双冷哼一声:“煮熟的鸭子,嘴硬!”

    林扬提着法杖,站在银狐阵地的前方,微微一笑道:“区区的两个二星名将技,非要跟拥有两个三星名将技的银狐对正面战斗,你们北辰真是看得起自己的实力,既然这样的话就别怪银狐不客气了,就在这里,老子要打得你们心服口服,直到把你们北辰打散为止!”

    “打散我们?”

    林澈法剑轻轻一指,道:“你们银狐是什么东西,这么轻言把别人的公会打散?你们是山贼还是流寇,作为一个玩家说出这种没下限的话来,林扬,你膨胀到了什么地步了?”

    煌溪目光冷冽的看着前方:“想打散我们北辰,那就来啊,别光说不做!”

    天天打雷擎着利剑,策动战马往前走出数步,低喝道:“别说是挂了三次,就算是挂了三十次,三百次,掉回零级又怎么样,老子依旧是北辰的人,我们北辰就算是全体回了零级,也一样要跟你们银狐拼到底,想打散我们北辰,你们是什么东西?”

    剑墨隐者提剑上前,冲着天天打雷点点头,然后看向了银狐的方向,道:“来吧,我是北辰的新人,但我第一次有了为一个公会拼命的觉悟,这一战,老子不惜一切代价,谁也别想欺凌我们北辰!”

    “北辰!”

    天无悔扬起长剑,大声呐喊道。

    大家都激动而且兴奋,纵然这一战折损惨重,但依旧一个个高扬起兵刃,大声吼道:“北辰!北辰!!北辰!!!”

    鬼雾林的上空,回荡着我们的声音。

    临界低下头,一双美眸中涌起淡淡的水雾,欣慰得几乎哭泣,抿了抿红唇,道:“这样的公会,只会越打越强,依然姐,你看到了吗?我们南风公会的新生,她有多么强大你看到了吗?”

    说着,她轻轻一拍手臂上的北辰“流云徽”,感动不已,道:“这一次,谁也别想打散我们了!”

    ……

    “兄弟们……”

    大家都激奋不已的时候,我沉声道:“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的玩家后退一百码,不属于两大梯队的兄弟往前站一站,等会银狐下一轮冲击的时候你们需要为我们吸引火力,大家可能会损失多一点,不过……换来的是完整的第一梯队、第二梯队的冲锋还击,银狐的火力太强了,我们只能用闪电战的方式回敬他们才有赢的希望,才能把我们的损失降到最低,谢谢大家了!”

    “盟主,放心,我们上!”

    “对的,不过是掉级、爆装备而已,玩游戏,谁还能没挂过!”

    “老大,不用说谢谢,我们是兄弟,应该的!”

    公会频道里,大家纷纷发言,相互鼓劲的话直接刷屏,这一幕确实让人感动,甚至连我这种混迹游戏多年的老鸟都觉得鼻子一酸,差点就掉眼泪了。

    ……

    然而,战场无情,银狐的下一波攻势已经碾压而至,而且这一波不仅仅是银狐,就连霸盟、池白神域的数千人也从两翼开始攻击了,随着唐门、绯月骑士团的玩家越来越少,林地另外一个方向的防线已经快要被攻破了,北辰所面临的强敌,远远不只是银狐,还有一个人数数倍于银狐的神约!

    马蹄声响起,银狐的攻势,再次碾压而至!

    前排,技能的光芒纷飞,没有名将技加成的北辰玩家几乎像是割麦子一样的倒下,但众人在临死之前依旧扔出了自己的技能,把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伤害给打出来了,许多近战系玩家提着盾牌结成锋线守护自己的同伴,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开着盾墙、荣耀盾甲、斗气护体等技能,就这么在银狐的火焰风暴、多重箭中洗礼着,直至沉默的倒了下去,这一战,北辰有太多的无言英雄。

    后排,第一梯队的250人再次凑齐。

    “老大,可以了吗?”天无悔看向我。

    “嗯,去吧!”

    “好!”

    他一扬剑锋,抓着缰绳就带着自己的人向银狐的正面阵地杀了过去。

    这一去,决然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