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60章 秦墨琛,你个王八蛋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第960章 秦墨琛,你个王八蛋

    那个平时看起来很严肃,但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笑起来却有两个酒窝的姬家家主,她的帅爹爹。

    她用天眼看到的那人就跟这个帅爹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就站在她娘的身边。

    苏可可的双眼在夜里散发着亮堂堂的光芒,格外有神。

    绝对没看错,就是她爹。

    可是苏可可不懂,她爹明明死了好多年了,还是当着那么多风水师自爆而死,连个全尸都没留下,怎么会……

    尸骨无存,复活不可能,尸道傀儡道肯定也修不了,所以就只剩下一个鬼道。

    但这自爆,自爆的不光身体,连魂魄也会一起碎成渣,跟灰飞烟灭没啥区别。

    所以苏可可用天眼看到这人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碎成渣的魂魄如何修补?根本不可能。除非在身死魂消之前便分离出完整的人魂。

    但当着那么多风水界大佬的面,可能吗?

    亦或者,自爆的瞬间强行分出一缕残魂?

    前者可能性太小,后者……后者的话,不完整的残魂虽然比碎成渣的魂好上太多,但也很难存活这么久……吧?

    而且她看到的那个帅爹爹不像一缕残魂,反倒像是有了一定修为的鬼修。

    残魂先天有缺,如不补全这灵魂,又如何鬼修?而若要补全的话,非一朝一夕可以做到。

    虽然很多地方想不明白,但苏可可相信自己看到的,她爹以另一种方式存活在这个世上,这一点是真的!

    想到这儿,苏可可突然眼睛一酸,眨眼间就哭得稀里哗啦,还是憋着气儿哭。

    她爹还“活着”,还活着……

    本以为那一场灭门之灾毁掉了一切,后来才知道族兄活着,娘亲活着,甚至她帅爹,都没有彻底消失在这个世间。

    压下心中汹涌澎湃的激动和欢喜,苏可可吸了吸鼻子,细细擦掉眼泪,确保旁人看不出哭过的痕迹。

    然后,她仔细回忆起天眼看到的场景。

    几人出现的场地很陌生,苏可可确定自己没见过,但这画面出现前后,有其他场景一闪而过,她又觉得有些眼熟。

    她既然能从叔的未来看到这些人,那就说明发生这事儿的时候,叔也在现场。

    而叔在场的话,十之八九她也在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竟然让族兄、娘亲、君家家主,甚至早就死掉的她老爹都聚在了一处?

    苏可可看了那么多未来,最关键的地方却完美避开。也不知是她学艺不精,天眼用得不到位,还是这双天赐的天眼限制太多,天道不允许看到的东西,就算是天眼拥有者,也看不到?

    苏可可正想着事儿,突然感觉到旁边有灼热的呼吸靠近。

    一转头,就看到一双刚刚睁开的眼,眼里睡意朦胧。

    秦墨琛胳膊一伸,将人揽入怀里,“怎么还不睡?在担心我的死劫?”

    “是,也不是。”苏可可一脸纠结。

    虽然没看到死劫是什么,但根据后面发生的事情来看,叔这死劫应该是安全度过了的,暂时可以放心。

    “我家小可可这么厉害,有你保护我,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秦墨琛揉了揉她小脑袋,“再想这么多,以后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不告诉你了。赶紧睡,很晚了。”

    苏可可不知想起什么,绷着脸瞅他半天,突然就从从嘴里蹦出一句:“秦墨琛,你个王八蛋。”

    秦墨琛懵了一下,那眼神好像在说:好端端的怎么骂人?

    苏可可:骂的就是你!

    “你就是个王八蛋。”苏可可闷闷地又骂了一句。

    秦墨琛无奈地捏捏她气鼓鼓的脸蛋,认命地点头道,“好,我是。骂完了就睡觉吧,嗯?”

    苏可可闭上眼,以为自己要酝酿很久才能睡着,可是这一次,旁边的人轻轻拍打着她后背,她迷迷糊糊中就睡过去了。

    花半天时间办了休学手续并跟朋友打了声招呼,苏可可便在桃花山住了下来,同两个长辈一起督促秦墨琛修行。

    当然,苏可可不光充当小老师。

    为了让努力刻苦的秦先生营养跟得上,她还会经常下厨给她家大琛琛做好吃的。

    眼见着一天天过去,秦墨琛身上还有没有任何死劫临近的征兆,苏牧成开始变得焦躁。

    “这死劫怎么还不来?”

    “老曾,你算得到底准不准?”

    曾老也有些纳闷,“应该就在这个时间段内,最近我隔三差五都会重新卜算一次,错不了。”

    “以前希望这死劫晚点来,好让秦小子多学点儿保命的本事,可现在这死劫迟迟不来,我又慌得很。”

    曾老表示理解。

    早死早超生,话糙理不糙。早点来了就早点渡过这劫,也不用一直这么念着。

    现在的状态显然是皇上不急太监急,两个小老头将死劫的事儿捂了那么久才说,不就是担心这两个年轻人知道之后提心吊胆么,结果现在两个小年轻知道了,该咋样咋样,提心吊胆的却成了他们。

    “倒也用不着这么忧心,苏丫头开过天眼,如果结局不好,她不会是现在这种状态。”曾老道。

    苏牧成深以为然,“你说得对,继续等着吧,应该死不了。走走,陪我下盘棋去。”

    ~

    苏可可最近有些不对劲儿。

    她变得越来越嗜睡了,胃口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变大,还喜欢吃酸的。

    两个小老头没发现异样,倒是秦墨琛察觉出了什么。

    “可可,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秦墨琛直勾勾地瞅着窝在被子里打瞌睡的小丫头。

    苏可可快阖上的眼缓缓睁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没有哪里不舒服,就是犯困。”

    秦墨琛看了一会儿,立马背着苏可可联系了吴助理,打电话的时候手还哆嗦了一下。

    可怜老同学程瑞还在私人诊所坐诊,就被吴助理打包扔进了车里,以最快速度赶来了桃花山。

    等待的过程中,秦墨琛已经无心学习,一会儿握拳又松开,一会儿皱眉抿嘴,一会儿抖腿,一会儿目光闪烁。

    到最后,就只剩下心脏在狂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