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48章 发现,他是族兄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第948章 发现,他是族兄

    冷月并未伸手去接那囊袋,而是一掌隔空拍去。

    被震碎的囊袋变成花瓣落了一地,里面的魂晶被男人吸入了掌心。

    宫玖颇为无语,这是嫌弃她这囊袋臭呢,还是脏呢?

    冷月看她一眼,大概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失礼,便解释了一句:“上面有你的味道。”

    宫玖:……

    还不如不解释。

    洁身自好的男人浑身都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儿,呵呵。

    冷月将魂晶按入额间,离体数日的魂晶很快便跟身体融合在了一起。

    随即,他手一挥,将一串铃铛抛向对方。

    宫玖伸手接住,目光扫过铃铛,眼里掠过一丝异色。

    将铃铛系回了油纸伞的伞柄上后,宫玖好奇地问:“冷公子居然没用?给你的时候我便说过,我这本命法宝可避天劫。”

    冷月淡淡道:“用不着,不过是一物换一物,等价交换。”

    宫玖笑着摇头,“虽然是我本命法宝,却无法跟冷公子这枚拥有鬼皇之力的魂晶相提并论。我用冷公子这魂晶吸天地阴气,达成所愿,冷公子却只没有用我这铃铛渡雷劫,这么一看,是宫玖欠你一个人情。”

    “哦,好像还不止这个,我知道可可妹妹问过你天地异动的事情,多谢你替我保密。要冷公子撒谎骗人,我心中有愧。”

    冷月微微皱眉,似有不悦,“我本就不知你将魂晶用在何处,也就不知这天地阴气流往何处,谈何骗人?”

    宫玖眸中掠过一丝讶异之色,回了句:“抱歉,是宫玖失言。”

    但是,怎么可能不知?

    那魂晶跟随对方千年之久,即便离体,冷月也应该感受到它的方位。

    宫玖忽地想到什么,了然一笑。

    罢了,不知道便不知道吧。

    “宫玖冒昧问一句,冷公子当真不好奇,我用这枚魂晶吸收天地阴气做什么?”

    冷月冷眸一瞥,“我若是个好奇心重的人,是不是还要问你,为何造那千年尸皇,引风水界动荡?”

    宫玖先是一愣,随即缓缓笑开,“果然,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瞒得过冷公子,毕竟您现在晋升鬼皇,已经能号令这天下万鬼。”

    “所以,不欠。”

    冷月语气平淡,“我知道那尸皇跟你们有关,尸皇帮我分去了雷劫,这比什么都管用,我们互不相欠。”

    宫玖微微颔首,“这次跟冷公子合作很愉快,冷公子亦可放心,这件事我不会同别人讲起,尤其是可可和冷夫人。”

    冷月听到这句冷夫人,面色稍缓。

    宫玖笑了笑,朝他一拜,“宫玖便就此别过了。”

    话毕,人已消失不见。

    冷月面无表情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调头。

    此时的秦星正坐在亭子里吃串串,看到冷月的身影后,立马擦了擦红艳艳的小嘴儿,笑着朝他摆手。

    冷月无奈地叹了一声,嘴角也缓缓地勾起一抹浅笑。

    他可能永远做不到对百分百的坦白,但为何一定要坦白所有的事情。

    每对夫妻的相处之道不同,适合别人的不一定适合自己。什么都告诉她,除了让她替自己担惊受怕,还有什么?

    现在这样就好,他不故意欺骗星儿,不让她受伤,也不让她替自己担心,每天开开心心的,足矣。

    ~

    苏可可原本打算在桃花山住一两天就回去,毕竟她和秦墨琛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比如她想通过泽哥找到宫玖姑娘,当面询问族兄的事情。

    可是在见过苏牧臻之后,苏可可就不想走了,其他事情也显得不那么急切了。

    她很怕自己错过。错过什么都不能错过她的娘亲。

    秦墨琛理解她的心情,偶尔会回去处理一些工作上的紧急事务,大部分时间还是陪她待在桃花山上。

    可惜,一连多天,苏可可都没有再见到苏牧臻。

    就好像,那一晚上真的是一个梦,秦墨琛分析错了,她的感觉也错了。

    但秦墨琛却告诉她,不要怀疑自己的感觉,她觉得是真的,那就是真的。

    苏可可心中虽然失望,可她还是愿意相信,她的娘亲是活着的。

    娘亲她大概是在顾忌什么,所以才没有再来找她。

    “琛琛,走!找泽哥去!”苏可可不等了。总不能因为这件事就整天瘫着啥也不做了。

    “好。”好不容易小丫头不钻牛角尖了,宠妻狂魔秦墨琛自然要满足小丫头的愿望。

    “怎么找?直接上门抓奸?”秦墨琛问。

    苏可可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噎死。

    抓奸?亏某人能一本正经地说出这个词!

    “我知道泽哥可能住在哪儿,就按琛琛说的,咱们直接去……咳。”

    像钱筠泽这样的家世,落脚处肯定不止一个,但苏可可却知道,他最喜欢的是哪一个。

    两人悄咪咪地去了以前钱筠泽带苏可可去过的老小区——他爷爷奶奶留给他的小居室。

    还未走近,苏可可仰头,远远看向某一层的阳台,脑中突然间闪过什么,脚步猛一顿,大脑开始放空,发呆了发了好久。

    “可可,几层?”旁边秦墨琛问她,也察觉到了小丫头的心不在焉。

    苏可可陡然回神,目光闪烁地道:“琛琛,我刚才想到了一些事情,今天突然不想去找泽哥了。”

    秦墨琛疑惑地看她片刻,点点头,“好,那就下次来。”

    苏可可沉默了一路,什么都没说,秦墨琛中途看她几眼,也什么都没问。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突然开口:“叔,我刚才在整理以前的一些信息。”

    苏可可扭头看向窗户,双眼是亮堂的,但那里面又有一些极其复杂的情绪。

    有震惊不信,又有一些纠结埋怨。

    秦墨琛嗯了一声,“所以呢,丫头有什么重大发现?”

    苏可可愣愣地道:“以前还不知道宫玖姑娘是一株曼珠沙华的时候,我看到泽哥阳台上养了一株曼珠沙华。

    那株曼珠沙华开得可真艳丽,我从未见过那么鲜艳的颜色。”

    秦墨琛双眼微微一睁。

    苏可可却还是直愣愣地看着窗外,“只这一件不算什么,那如果加上其他很多很多巧合呢?”

    “我越想,越觉得泽哥就是族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