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40章 丫头,在看什么?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第940章 丫头,在看什么?

    冷月一只活了一千多年的老鬼,大概这辈子都没法把苏可可当什么四婶了,但这只刚刚成为鬼皇的牛逼哄哄的鬼修,并不吝啬自己的友善。

    当对方关心他的时候,他感觉得到,也愿意回馈一些善意。

    等挂断电话,苏可可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琛琛,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一只鬼皇的四叔啊?哈哈哈,反正我是没想过我能当一只鬼皇的四婶。

    我们家大星真给力,让我跟着沾了这么大 的光。”

    不叫四婶没关系,但她就是啊哈哈哈。

    “你啊。”秦墨琛叹息,“就这么高兴?”

    “能不高兴吗?那可是鬼皇啊!”

    一只天地孕育出的尸皇都能引得风水界动荡,更别说这种凭自身实力修炼到鬼皇级别的鬼修了!

    两人正笑着,那头的秦星突然发来一张合照。

    照片上,秦星和冷月两人脑袋贴着脑袋,一个笑得傻兮兮的,一个嘴角有些勉强地往上扯了扯,笑得不太自然。

    但男人不自然的笑容下,却有着藏不住的温柔,那双眼里也浮着浅浅的笑意。

    秦星穿着T恤短裤,长发披肩,多了几分女人味儿,冷月穿着同款大头娃娃T恤,休闲长裤加运动鞋。

    但引起苏可可注意的不是这已经见过的穿着,而是他的头发。

    那长及腰臀的长发明显修剪过了,还是扎着马尾,现在却只到后背。

    让一个思想陈旧的古人去剪自己的头发,就跟让他割肉割皮一样困难,可是冷月却心甘情愿地剪短了。

    两人身后是湖泊山川,阳光正好,暖暖地撒在两人身上,落下的阴影都变得格外柔和。

    普通的阴鬼在照片里只是一团空气或者一团模糊的烟雾,现在的秦星却可以拉着自己的鬼丈夫,爱怎么拍就怎么拍了。

    以后,他们还会有更多的合照。

    “真好。”苏可可对着合照,笑得特别灿烂。

    “是挺好,我们也照几张。”秦墨琛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突然道了一句。

    “合照我们有啊。”苏可可眨了眨眼。

    秦叔叔似乎也是一个不喜欢照相的人,她手机里的二人合照基本都是别人照的。

    秦墨琛打开手机上的照相机功能,递到她面前,问:“秦太太喜欢哪个滤镜?”

    苏可可噗嗤笑出声,“秦先生还挺懂啊,连滤镜都知道。不过,我家秦先生天生丽质,不用任何滤镜就很帅了。”

    秦墨琛挑挑眉,还是选了个夏日小清新色调的滤镜,给两人照了几张大头照,然后从里面挑了一张最满意的,发到家族群里。

    虽然就一张大头照,啥都没说,但家族群里还是炸了。

    妈的,一天天在家族聚会和朋友圈秀恩爱不够,还特么特意跑到家族群里秀恩爱!

    秦墨琛的骚操作太快,苏可可都没来得及阻止,现在只能嘴角抽搐地看着沸腾的家族群。

    老爷子和长辈们一开始见到这样的秦墨琛,是震惊加高兴的,现在也只能跟小辈们一起摇头无语了。

    这样的老四啊,没眼看喽,偏偏平时见个面打招呼的时候还是跟以前没差,双标得厉害,啧。

    苏可可捂了捂脸,也觉得没眼看。

    这个暑假过得很充实,空闲的时候苏可可会接接单子,帮人看风水或者除邪化煞,小夫妻俩一块,接单恋爱两不误;周末则参加一下秦家的家族聚会;偶尔,两人还去桃花山住几天。

    万鬼窟围剿尸皇一战让风水界出现了新的格局,姬家名声大噪,时不时会有人拜访桃花山,想要拜入姬家,成为姬家的外姓弟子。

    苏牧成不堪其忧,后来明确表示,姬家近年内不会收任何弟子,这样的麻烦才少了许多。

    苏可可和秦墨琛每次来桃花山都会带一些东西,一路扛上山。

    大部分东西都是秦墨琛拿,苏可可就手上提一点儿轻便的东西。

    走到半路,苏可可脚步忽地一顿,回头看了看。

    “丫头,在看什么?”秦墨琛问。

    苏可可皱眉,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觉得是不是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

    说着,苏可可突然啊了一声,“该不会桃花山上又有什么小东西开了灵智吧?”

    秦墨琛:“如果有的话,苏爷爷和曾爷爷会感觉到。”

    “也是,嘿嘿,我可能感觉错了。”

    苏可可一蹦一跳地走在秦墨琛前面,时不时扭头跟他说话。

    “琛琛,过两天我们去找泽哥吧。”

    “找他干什么?”

    “找他要宫玖姑娘,我在手机上问宫玖姑娘族兄的事情,宫玖姑娘总是避而不谈,所以,我就只好直接去逮人了。

    她不是和泽哥成了么,嘿嘿,说不定已经同居了。”

    秦墨琛:“呵呵,知道得还真多。”

    “琛琛指什么?同居吗?现在的小情侣谈恋爱之后不都会同居么?”

    秦墨琛不知想起什么,突然笑了一下,“不谈恋爱也能同居。”

    苏可可也想起了当初的事情,顿时愤愤然道:“哦,你还好意思说呢,我把你当客户当长辈,你却暗搓搓地把我变成了你女朋友,真不要脸。”

    两人一路打打闹闹,苏可可心情格外好,一路叽叽喳喳个不停。

    “琛琛,你说为什么到现在了,族兄都不肯见我呢?”

    “不知道。”

    “难道是现在的族兄不能见人?长得太丑?还是借尸还魂到了女人身体里?或者变成了半人半妖……”

    “有这个可能。”

    秦墨琛静静地听她讲,偶尔答应一句。

    两人就这么一路嘀咕上了山。

    茅草屋前的大槐树下,两个老头一个中年人居然在玩斗地主,画面颇为和谐。

    唯一的年轻人陶隐则坐在桃花树下看书。

    金小纸趴在陶隐的肩膀上,跟他一起看。

    总是咋呼着叫小陶的桃妖现在也很乖,没有打搅年轻人,等他看得累了的时候,才偷偷伸出几根枝条挠他痒痒,让他休息,金小纸这个时候也会嘻嘻笑几声。

    苏可可跟着咧了咧嘴。

    时光未央,岁月静好,大抵就是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