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36章 平息,结束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第936章 平息,结束

    尸皇不是一般僵尸,他有智商,所以听懂了苏可可的话,但他的智商显然还不够高,居然真的听信了苏可可。

    尸皇下一秒便折回,飞向了自己的石棺。

    蠢笨的尸皇将石棺盖得严严实实,然后凭借等级威压将那些试图逃窜的鬼煞全部召唤了过来。

    数百只鬼煞汇聚在石棺之上,保护着石棺。

    先前被神雷劈出的大坑被这些鬼煞填充得满满当当的,画面颇为喜感。

    几乎是鬼煞们刚刚汇集完,万鬼窟高空的神雷便也蓄力完毕。

    数道桶、粗的神雷一齐砸下,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

    眼前一片刺眼的白光闪烁,离得近的风水师甚至被神雷之力震得飞出十多米。

    轰隆之声持续了很久,万鬼窟一时之间亮若白昼。

    等到重新平息下来,众人望着万鬼窟,全都是一副被雷劈到震惊得说不出话的样子。

    眼前的万鬼窟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原本只是万鬼窟中间出现一个大坑,但远看的话,那大坑相比整个万鬼窟只能是一个小土坑,但现在,那坑大到什么程度?

    整个万鬼窟三分之二的面积都成了那巨坑的一部分!

    要不是阵法里层的风水师被震飞的震飞,能避开的也避开,现在恐怕都要被那飞溅过来的尘土给活埋了。

    如今的万鬼窟中哪里还有一只鬼,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那只千年尸皇连同他的那具石棺已经完全被神雷劈成了碎渣,认真刨土的话说不定也只能刨出几块碎石的那种。

    雷电过后,万鬼窟上方的煞气似乎在慢慢散去。

    现场一片死寂。

    后来不知谁第一个出声,“好像死了,那只尸皇死了,数百只鬼煞也烟消云散了。”

    “对,死了,我们胜利了……”

    后知后觉的,众人的语气变得兴奋起来。

    “天啊,刚才好粗的神雷!太厉害了!”

    “我看到了,那神雷比水桶还粗!我本以为邱家主前面那一次召唤出的神雷已经算是天下少有,没想到……天啊,就算是三张五雷符合在一起,这威力也太可怕了吧!”

    “不愧是姬家苏长老,绘制的这三张五雷符绝对是极品符箓!”

    “君老家主也很厉害,如果不是他,这五雷符画得再好,也不能发挥出这么大的威力……”

    谁都觉得是因为驱符的人里面有君家家主君易戍,所以才能将五雷符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划水的清隐派门主也是这么以为的。

    但只有君易戍本人知道,不是这样。

    这五雷符确实是极品五雷符,可他一人只用了七分力催动五雷符,大概发挥出了这五雷符八成的神力。

    而即便是极品五雷符,一张发挥出全部神力的话也达不到这种程度,最大的可能是——

    君易戍不禁看了看苏可可,最大的可能是这丫头也催动出了这五雷符至少八成的神力。

    或许,比八成神力更多。

    十成?

    君易戍的眼里划过一抹异色。

    苏老弟把这孩子教得很好……

    或者该说,不愧是姬宪澹和苏牧臻的孩子,资质丝毫不逊于她的父母。

    生而为王,真乃天道宠儿。

    这一场战争让所有人精疲力尽。

    天边出现了第一抹晨曦,神经松弛下来的各玄门风水师就这么瘫坐在地上,休养生息。

    苏可可也装出了一副虚弱无比的样子,倒在秦墨琛怀里休息。她不累,但有点儿困了。

    之后好长一段时间,大家都在讨论这场大战,讨论姬家的那位苏长老,讨论那三张威力无穷让人敬畏的五雷符。

    驱动五雷符的三人应该都使了全力,如果其他两人划水的话,就算是君老家主,一个人也没法做到这种程度。

    有人说:肯定是用尽了全力,看苏长老那徒儿,现在虚弱得都走不动路了。

    大家摇头叹息,要是不小心伤了根本就可惜了,这孩子还这么年轻,本是未来可期,有大好前程的。

    但就凭姬家师徒俩这次在大战中勇于献身的大无畏精神,众玄门世家也对姬家彻底改观了,就连邱家、钟家几个有仇怨的世家也都有了几分愧色,愈发觉得当年就是他们各自的家主利欲熏心,才合伙算计了姬家。

    更难得的是,这姬家不禁舍身为人,还以德报怨,苏可可不计前嫌帮助邱家弟子的事情已经传开了。

    还有,姬家师徒对殷家的态度也颇为和善,这让众人佩服不已。

    也是这个时候,疲惫不堪的苏长老跟众玄门世家提到了当年的事情。

    “……姬家虽避世不出,但每隔二十年都会去外界学习新知识,若是遇到合眼缘的人便会带回姬家村。

    当初我们问过殷正决,他说他孤身一人,没有任何留恋,加上他喜欢我姬家族人姬孟湘,所以我们才将他带了回去,谁曾想后来……”

    众人一边休养一边听苏牧成讲当年那些他们所不了解的真相。

    听当事人讲述这件事,跟他们道听途说来的又不一样,众人听完,纷纷痛骂殷正决此人是个畜生不如的白眼狼。

    这过程中,姬家弟子数次想要打断,但全被殷泠冷和殷少离阻止了。

    他们不仅要听,还要心怀愧疚地去听。

    这件事错了就是错了,他们已经没有立场为那个曾给姬家带来无上荣耀的人说一句好话。

    苏牧成讲完,朝殷家那些低头不语的后辈看去,朗声道:“不过,至此,我姬家和殷家、邱家、钟家以及腾其家的恩怨算是两清了,剩下这些人都不曾参与当年的围剿,我苏牧成也就不予追究。但是!”

    苏牧成话音一转,“不追究并不代表我要跟你们这几家交好。希望以后我们各自安好,不要再找彼此麻烦。

    谁要是觉得你们家主和长老不该死,想来找我报仇,那到时候就不要想着我手下留情,来找死的我一个不放过!”

    心中恨吗,当然还恨,但苏牧成早就累了,杀来杀去是杀不完的,就这样做个了断吧,只希望以后的姬家太太平平,可可余生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