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25章 夜半惨叫,求助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第925章 夜半惨叫,求助

    余露意外不已,双眼直勾勾瞅着苏可可手里的龟壳和铜钱,“你这人真是……你明知我觊觎你的东西,你还借给我?”

    苏可可微笑,“你可以不用还给我。”

    余露瞪大眼看她,“不用还?你说真的?”

    苏可可故意道:“假的。”

    余露一把夺过,“你这人怎么能出尔反尔呢,说给我,就给我,你不能再要走了!”

    “嘻嘻,我当初就说这三枚铜钱跟我有缘分,以后一定会成为我的,你看,应验了吧,我的感觉很准的,很少出错。”

    余露爱不释手地把玩着那占卜用的三枚铜钱,龟壳也来回摸了摸。

    旁边赵宗越一脸尴尬,“余露,还是还给她吧。”

    “你闭嘴吧,你这人怎么老喜欢跟我对着干?要是看不惯我的作风,你干嘛留下来照顾我,你走啊……”

    两人一言不合就吵了起来,但吵架的那个劲儿一点儿不激烈,看着更像是一对欢喜冤家在日常吵嘴。

    苏可可摇摇头,年纪都比她大,怎么比她还幼稚呢。

    最后当然是赵宗越吵输了,余露将那龟壳和铜钱塞进了自己包里,还冲苏可可龇了龇牙,“我觉得现在的环境不适合占卜,等我抽空再用这个重新占卜一次,我有种预感,我们这一趟肯定能逢凶化吉,险中求胜。”

    旁边赵宗越一脸无奈之色,对苏可可道歉道:“回头我还你一套工具,不能让她白拿你的东西。”

    苏可可:“不必了,回头我自会找一套更好的占卜工具。师父当初将这东西赠给我,是希望我能用它钻习占卜之术,现在我的占卜之术已经更上一层楼,倒不必执着于这工具。而且——”

    她回头看了一眼正使唤秦叔叔做这做那的小老头,笑道:“现在人在我身边,这比什么都重要。”

    当初,余露一眼看中她的这三枚铜钱,她心里不悦,一是因为对方态度蛮横,二是因为这龟壳和铜钱是师父送她的,意义非同寻常,倒不是说这东西本身有多贵重。

    不过,对于一般风水师,这常年在桃花山被灵气孕养过的风水器具的确比一般的占卜器具值钱。

    赵宗越一听这东西是苏可可师父送的,更是惭愧,余露也有些动摇,但心中实在喜欢,便欲言又止地看她。

    “不然,我给你一次反悔的机会?”余露犹豫着道。

    “我说送你,便是送你。”苏可可说完,径直走开。

    天已经黑了,早点休息便能早点赶路。

    “师父,我把您送我的龟壳铜钱送人了,您会不会伤心难过?”苏可可凑到苏牧成面前问。

    “你五岁的时候我送你的那破龟壳和铜钱?”苏牧成抠了抠鼻子,“当初师父穷酸,没好东西送你,这破烂玩意儿咱自个儿用用就算了,你怎么好意思拿去送人?”

    苏可可嘴角一抽。

    敢情她当成宝贝一样用了这么多年的东西,在师父他老人家的眼里就是一堆破烂玩意儿?

    “初学者才用那东西占卜,你都什么级别了,用不用都无所谓,不过咱们出门接单的时候,还是得备上一副,该有的态度和架势还是得摆足。”

    苏可可叹气,她本来还觉得自己不经过师父同意就送东西的行为有些不妥。

    “苏爷爷,帐篷收拾好了。”秦墨琛朝这边喊了一声。

    苏牧成捶了捶自己的老腰,还来回扭了扭,笑呵呵地道:“辛苦秦小子了。”

    因为背包空间有限,秦墨琛就备了一个帐篷,这帐篷自然要留给长辈用。

    苏牧成一点儿不客气,非常心安理得地享用了徒婿准备的帐篷。

    至于徒儿和徒婿,两人搂抱在一起,甜甜蜜蜜得跟啥似的,哪里用得着他心疼。

    秦墨琛找了棵没被烧毁的树干靠着,地上已经铺好了一层干净的布,他朝苏可可拍了拍自己的腿,“可可,过来。”

    苏可可靠过去,身子卧倒,脑袋枕在他腿上。

    等她躺下,秦墨琛自动给她盖上了准备好的外套。

    目睹一切的赵宗越和余露:……

    呵呵,狠人。

    与之一比,只是搀扶余露坐下的赵宗越瞬间被秒杀成了渣渣。

    “余露,你要不要也……枕我腿上?”赵宗越憨憨一笑。

    余露顿时瞪他一眼,“少占我便宜!”

    发完脾气她突然想起什么,不禁冷嘲热讽起来,“如果换成你那张璐璐学妹崴伤了脚,你恐怕就不只是搀着她了,肯定会抱着啊,背着啊……”

    “余露,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能不能少翻旧账?”赵宗越脾气再好也忍不了她隔三差五翻旧账。

    以前是他识人不清行不行?他错了行不行?男人谁还没个眼瞎的时候了。

    余露看了他一会儿,突然不说话了。

    她这一不说话,赵宗越更慌了,他觉得自己可能是个抖M,喜欢找虐。

    “余露,好露露,我刚才口气不对,我跟你道歉?”

    “闭嘴吧你。”

    眼见着两人又开始吵吵嚷嚷,对面的秦墨琛突然朝这边看来。

    他的手正温柔地捂着怀里苏可可的耳朵,眼睛看着两人,目光凉凉的。

    明明没说什么,赵宗越和余露两人却感觉到压力山大,自觉闭嘴。

    知道了知道了,吵到他怀里的人了,他们闭嘴,闭嘴还不行么。

    其实两人早就累了,但因为这一路只有两人,所以不敢放松警惕,现在好不容易多了个盟友,疲惫袭来,两人很快就睡了过去。

    进入煞气林前,各门各派都准备了辟邪符和护身符,虽然这些符箓的效力有高有低,但邪祟靠近的时候基本都能察觉到。

    不过,有时候,大家要防备的不只是煞气林里的邪祟,还有不小心被煞气入体丧失理智的人。

    半夜,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惨叫。

    赵宗越和余露陡然间惊醒。

    两人朝对面看去,发现对面两人已经先他们醒来,正警惕地盯着煞气林的深处。

    紧蹙的脚步声往这边靠近。

    不一会儿,赵宗越和余露就看到四个年轻人正踉踉跄跄地往这边跑来。

    他们身上都有很重的血腥气,神色慌乱惊恐。

    赵宗越正要上前询问,却被苏可可抢了先,挡在了他的面前。

    “几位朋友,不知你们遇到了什么事?”苏可可表情镇定地问。

    跑得最快的那个大喘气道:“我和几位师兄两人一组,轮流值夜休息,半夜突然听到有人惨叫,我们起来一看,发现守夜的两个师兄死了!被插在树枝上,死状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