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93章 破阵,受伤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第893章 破阵,受伤

    打开的通道连着阶梯,里面有暗淡的光透出来。

    宫玖走在前面,钱筠泽走在最后,中间是姬孟湘。

    通道阶梯不长。

    很快,三人就抵达了这个神秘的地下密室。

    昏暗、阴冷,但却没有那种潮湿的霉味,反而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淡淡香味儿。

    宫玖看到缀在墙上的那些散发着微光的宝石,感叹出声:“公子,一个密室都能被那老头搞出这么多花样来,真是出人意料。看来,她说的没错,这密室里的确藏着殷正决的心肝宝贝儿。”

    宫玖的语气带着明显的惊讶。

    短暂的适应昏暗之后,三人看向密室前方。

    密室角落放着一些不起眼的鼎炉和符箓等物,三人直接忽略,齐齐看向正中位置。

    毛绒绒的毯子上洒满了玫瑰花瓣,玫瑰花瓣之上摆着一具昂贵的……水晶棺材。

    刚才宫玖感受到的那阵法,就布置在这水晶棺材四周,确切地说,是那摆放着水晶棺的一大片地毯的四周。

    “公子,这是……”

    钱筠泽淡淡道:“是古老的防御符阵。”

    姬孟湘虽然感应不到,但还认得出阵法,她点点头,“不错,而且是改造过的防御符阵,外人一旦靠近,就会被阵法上的浑厚法力攻击,布阵的人也会立马感应到。

    当年,殷正决的阵法是我手把手教的。”

    想到什么,她的表情又扭曲了起来,眼中恨意滔天。

    因为那符阵大,三人站在阵法外的距离还不足以看清水晶棺材里的人,只能从那雕刻了花纹的棺身外看到一抹被水晶模糊掉的人影。

    里面躺着的应该是一个女人,她穿着蓝色的裙子。

    姬孟湘的双眼盯着那水晶棺,神色不明地嗤了一声,也不知在嘲讽自己还是殷正决。

    “这就是殷正决的心肝宝贝?你似乎知道她是谁?”宫玖问姬孟湘。

    姬孟湘沉着嗓子,意味不明地道了句:“何止我知道。”

    宫玖听到这话,眼里掠过一丝异色。

    何意?

    难道这水晶棺材里的女人,她和公子也认得?

    姬孟湘:“我被他藏了多久,这个女人便被他藏了多久,可笑他一开始心里就有了别人,我与他同床共枕多年,却一直不知道。”

    她何止恨殷正决做叛徒带人灭了她的族人,她更恨殷正决对她的爱从头到尾都是骗局的一部分!

    “只要碰了这阵法,他绝对会赶回来。”姬孟湘的语气无比肯定。

    如果是殷正决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他或许会犹豫一二,毕竟这是个自私自利的人,可现在,这个人老了。

    人越老就越怀念从前的美好,水晶棺材里的这个女人就是殷正决一辈子求而不得的美好,是他心头的朱砂痣。

    姬孟湘不知道的是,现在的殷正决已经连事业也没有了,他成了风水界公认的败类,新的玄门正派都蛰伏在暗处,伺机抓这个败类。

    所以,他肯、定、会回来。

    此时的钱筠泽看着水晶棺上的那抹蓝色,双眼有些放空,也不知有没有在听姬孟湘的话。

    “公子,可要破阵?”宫玖问了声。

    “……破。”男人目光微闪,已经上前一步,“当然要破。”

    “公子,我来。”宫玖抢在他面前。

    “玖儿!”

    钱筠泽要阻止也来不及了,宫玖一掌拍向符阵,她拍出的这一掌有多狠,那一掌便悉数返还了回来。

    宫玖被自己这一掌震得飞出,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钱筠泽眼疾手快地将人接住,低斥道:“我让你出手了?你做事向来稳妥,这一次怎么如此冲动!”

    宫玖想说什么,但一张嘴,又是一口血涌了出来,顺着她嘴角直往下流。

    “公子,对、不起,玖儿让你失、望了……”

    钱筠泽听到这话真想狠狠将这花妖扔到地上不管了,这种时候竟还想这些?

    他抱着人坐在地上,一手扶着她,一手抵住她后背,将灵气输送给她,浇灌那受伤的筋脉和内脏。

    “公子。”恢复一些的宫玖突然叫他,有些迟疑地道:“若你度给我一点儿阳气的话,我想我会恢复得更快。”

    抵在女人后背上的手掌本在输送灵气,突然顿了一下。

    宫玖忍不住抿抿嘴,“我开玩笑的,公子不用管我,先去研究怎么破那阵法,我们时间有……”限。

    宫玖一句话没说完,就被一只带着凉意的手掐住了下巴。

    下一秒,半张脸被扭向后面,男人的唇就这么盖了下来,落在她还沾着血渍的嘴唇上。

    见她愣住,男人淡漠的眸子里似乎染上了一丝柔色,“不是要吸阳气?”

    宫玖突然扬起下巴,一口咬住了他的唇,撬开牙关,来了个火热至极的吻。

    因为格外缠绵,她嘴里的血也搅拌了过去。

    血的味道并不好,但她是花妖,这血里带了淡淡的香味儿,并不难闻。

    等这一吻快结束的时候,宫玖才从他身上吸了一点儿阳气。

    “公子,我好多了。”她垂眸道。

    钱筠泽伸手拭去她嘴角的血,淡淡嗯了一声,任她刚才一番挑逗,眼里也没有欲望。

    两人疗伤的时候,姬孟湘并没有看他们,而是在专心致志地研究那防御符阵。

    她忽地嗤了一声,“他这些年倒是精进了不少,但始终不及我,如果是我,我能让外界攻击阵法的力量成倍反弹回去。”

    “……从这里破阵,这里是最薄弱的地方。”她突然指了一个方位,扭头看向两人。

    “就算是最薄弱的地方,又该怎么破?这防御符阵会将外来的力量完全反弹回去。”宫玖蹙眉。

    虽然恢复了不少,但刚才她打出去的那一掌用了七八成力道,全部反弹到身上,并不好受。

    没改造前的防御符阵顶多是将外界破坏的力量减弱,十成力量最后只剩下一二成,可殷正决改造之后,这防御符阵竟直接将外界能力给悉数反弹回去。

    姬孟湘看她一眼,眼里没有丝毫波动,“就是像刚才那样,强行破坏。这一处防御最薄弱,反弹也最薄弱,总会有一部分力量打在阵法上。”

    宫玖听到这话,脸瞬间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