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91章 罪人,没资格忘记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两个小时前。

    宫玖和钱筠泽来到了慕老先生的别墅楼。

    “公子不是说,我们宜在暗处,不宜在明处吗?”宫玖不解地问:“今天出现之后,殷正决就知道公子的存在了。”

    钱筠泽嘴角上扬,“以前不出现,是因为知道殷正决死劫未到,可现在,他的死劫……到了。”

    宫玖有些意外,但又觉得合情合理。

    这段时间,公子时不时会卜上一卦,公子的卦从没有失误的时候。

    当初害了姬家的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那些只被苏可可废掉修为的侥幸逃脱的长老,也一个个相继死去。

    当然,宫玖做得不留痕迹,别人只会以为是这些人自己找死。

    该的人都死了,就只剩下一个殷正决。他现在羽翼被剪,也没了二十年前的天时地利人和,很难再掀起什么风浪。

    的确也该轮到他死了。

    宫玖突然想到了昨晚的那一室热情。

    所以,是因为心情好,公子才没有推开她?

    不但没有推开,还难得主动,让她受宠若惊。

    “那公子,玖儿要施用迷幻术喽。”宫玖道。

    昨晚两人肢体交缠的画面从脑中闪过,以至于现在,宫玖说话的时候不自觉就带了一丝娇嗔。

    钱筠泽嗯了一声,打量着眼前的别墅,语气淡淡,“倒是会找地方。”

    宫玖看他,眼睛弯了弯,“公子是在说自己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公子可真会找地方。”

    “对了公子,我们要快一点,不然族妹和妹夫就要来了。”宫玖提醒道。

    她走在前面按响了门铃。

    老护工在迷幻术的作用下,看到的人不是宫玖,而是慕老先生。

    “慕先生,您回来了?”她诧异道,连忙开门。

    等门一开,宫玖上前,朝她脸上轻轻吹了一口气,老护工就这么倒在了地上。

    屋里,痴呆的慕老太太正在阳台上晒太阳,听到响动,她慢慢转头看来,一脸茫然。

    迷幻术撤去,钱筠泽走到慕老太太的面前,就那么挺直地站着,连头都不屑低一下,只是眼微垂,用一种不加遮掩的冷漠又怜悯的目光睥睨着她,认真打量。

    “在引狼入室犯下那么深重的罪孽之后,还能像个痴儿一样,无辜地享受着这样的太平,真是让人羡慕又嫉妒。”

    嘴上说着羡慕嫉妒,男人的眼里却一片冰凉,没有任何多余的情绪。

    “公子。”宫玖轻轻叫他一声。

    钱筠泽的情绪很快平复下来,或许没有平复,只是藏了起来,就像是这么多年来,他努力做着钱筠泽时,所有偏激的扭曲的恨和怒都埋在了心底,展露出来的便是那谦谦君子的温柔绅士。

    “她现在显然什么都不记得了,您又何必跟她说这么多呢?”宫玖叹道。

    钱筠泽目光冷凝,“这样的罪人,没有资格忘掉一切,她应该终生都活在忏悔和痛苦之中。”

    “公子说的是。”宫玖顺着他的话道。

    苏可可和秦墨琛都没想到,这位看似陌生的慕老太太也是个熟人。

    两人没有分身术,当初在画中世界,知道无法阻止那场灾难后,他们放弃了抵抗,可他们在意的人太多了,不可能时时刻刻关注着殷正决那个狼心狗肺的叛徒。

    但殷少离不是,他和师妹潘颖从身体虚化之后便想一直跟着殷正决,知道他后来做的每一件事,他如何挑起矛盾,如何制造事端,又如何诋毁那个痴心爱他的女人。

    所以,苏可可和秦墨琛不知道,当年那个爱殷正决入骨的女人,偷偷给殷正决下了生死咒。

    生死咒。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殷正决也是到后来才知道自己中了这禁咒,但那个时候的他已经不可能收手。

    所以,他不会杀下咒的人,就算所有人都死了,那女人也得好好活着。

    现在,钱筠泽眼前的这位慕老太太,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引狼入室,害得姬家全族被灭的姬、孟、湘!

    无相神可以帮殷正决改变他的相貌,自然也可以帮信徒改变别人的相貌,何况殷正决这个信徒足够强大,能提供千百倍于普通信徒的信仰之力。

    此时,钱筠泽看着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女人,突然伸出食指,点在了她的额上。

    一抹光点出现,从指间渗透入对方的额头。

    片刻后,男人收手,眉头皱了一下又松开,嘴角缓缓扬起,眼里出现了一抹异色,“有趣,君家的秘术,殷正决又是从哪儿学的?”

    宫玖闻言惊讶不已,“公子,您是说……姬孟湘她不是因为受到打击才尘封了记忆,而是被殷正决用君家秘术抹掉了记忆?”

    钱筠泽笑了笑,眨眼间又变回了那个书香门第优雅从容的小少爷。

    他坐在痴呆的姬孟湘对面,双腿交叠,姿态随和,“玖儿,看来今天收获不小,见到姬孟湘,我以前始终想不通的地方终于想通了。”

    说着,他的眸子里似含了一丝诡谲的笑,喟叹出声,“君家啊,真是让人意外……”

    宫玖跟了他这么多年,对姬家的事情一清二楚,也对这个男人的言外之意理解得很快,她惊讶出声,“君家?公子是说,殷正决当年之所以能那么顺利,是因为有君家的人帮他?”

    “何止是君家的人。”钱筠泽低声道,偏头看向窗外的阳光,微微眯了眯眼,嘴角衔着一抹暖阳也无法融化的冷笑。

    姬家跟君家世代交好,就连苏老都对君家当年的营救感恩戴德,但宫玖从未在公子身上发现一丝感恩的情绪。

    公子说,君家人到的太迟了,迟得恰到好处。

    宫玖明白他的意思,却觉得,就算君家人胆小怕事,最后总归是救了苏老和那么多姬家族人,还给他们提供了短暂的庇护之所。

    冲着这点,就算不感激,也不该像公子这样,淡漠得有些凉薄了。

    再后来,得知苏老在君易戍的帮助下封了族人的记忆,让他们忘了姬家的仇恨,以普通人身份过着不属于风水师的生活后,宫玖也只以为公子是在介意这位君家家主多管心事,因而对他没什么好感。

    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