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26章 嫌命长?墓地请笔仙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赵可心后悔了,但她很清楚,当初自己做的那些蠢事,让她再没有修复这段友情的可能。

    可可心地善良,若换了其他人,别说来救她了,知道她出事后不幸灾乐祸咒她死就算好的了。

    苏可可没什么表情,显然没有跟她叙旧的打算。

    赵可心识趣地放弃了套近乎,犹豫再三,还是主动解释了今天的事情。

    “我学校里的几个朋友非来墓地玩真心话大冒险,我输了,所以被他们扔到了这里,本来是两个人的,结果那个女生撒撒娇,就被男生带走了。”

    赵可心忽地嗤笑出声,“可可,你知道我说的这个女生谁吗?”

    苏可可看她一眼。

    “是蒋芳菲,还记得吗,咱们的高中校花。”

    苏可可诧异,“蒋芳菲跟你一个大学?”

    “嗯,没想到吧,她居然也去了电影学院。蒋芳菲她爸差不多破产了,她已经不是什么大小姐了,可她还是端着那一副清纯大小姐的模样,可笑。”

    赵可心提到蒋芳菲,一脸厌恶的表情,“一个早就跟徐昊玩过的女生,却要装出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真让人觉得恶心,而那些愚蠢的男生还偏偏喜欢她那一套。

    对了,她上个月接到了一部电影,女一号,还顺便提携了我,让我去那电影里当了露了面。

    才大一就开始演电影了,算不算前途无量?

    但你知道那天我看到什么了?她坐在那个啤酒肚制片人身上,摇摆着身子……”

    赵可心没有说完后面的话,她突然想起可可不喜欢听这些,她最单纯了。

    可可是真的单纯,不像蒋芳菲这样表面纯洁内里污秽骚浪,恶心至极。

    其实赵可心想多了,苏可可作为一个已婚人士,每周都要被家里的大尾巴狼翻来覆去地烙饼,躺着的趴着的侧着的站着的腾空的,什么姿势都来了一遍,怎么可能还那么单纯。

    赵可心说到一半的话足够让苏可可脑补出一幕辣眼睛的*大战。

    “徐昊呢,他们不是在一起?”苏可可问。

    她以前给这两人看过面相,纠缠的时间还很长,就算以后徐昊结了婚,还会跟蒋芳菲藕断丝连。

    赵可心冷笑道:“谁知道呢,或许各玩各的,或许蒋芳菲瞒着他到处勾搭其他男生。

    不过,我不会说她坏话,她表面上对我挺好的。

    你看她拿了女一号,都没有忘了我,让我去剧里露了个脸。”

    说这话时,赵可心的语气讥讽不已。

    她太了解蒋芳菲了,什么提携,真要提携,会让她去电影里面当个路人甲?

    没有女二,还有女三女四,甚至女五,可她就只有一句台词。

    蒋芳菲不过是喜欢那种高高在上的施舍别人的姿态,她怎么会想到帮别人呢?

    大概是现在脱离危险了,眼前的赵可心像是变了个人,让苏可可觉得很陌生。

    刚才抱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女生还有以前的影子,胆怯、弱小、文静,可现在的她……很尖锐很刻薄。

    “可可,以后的我一定能成为大明星。”赵可心没有隐藏自己的野心。

    “那祝你如愿以偿。”苏可可语气平静。

    “你们除了在墓地玩真心话大冒险,还做了什么?”

    赵可心目光闪烁了一下,“没什么了。”

    “不说算了,下次再作死,别来找我。”苏可可没好气地道:“我最讨厌不惜命的人。”

    “可可,别生气,我说!”赵可心搅了搅手指头,“他们还玩了笔仙。玩了好多次,请了好多笔仙……”

    小团体里有男有女,为首的是个富二代,大家都叫他余少,余家虽然比不上帝都四大家族,但在帝都也是排得上号的,所有人唯他马首是瞻。

    大少爷想做什么,其他人从不反对,只管拍彩虹屁。

    赵可心见过鬼怪,还吃过亏,有心理阴影,非常抵触,可她表现得越是胆小,这群人就越想捉弄她。

    游戏输了之后,她必须一个人留在墓地,这样还不够,那些王八蛋请了笔仙,请了好几次,让这些笔仙全留在墓地里给她作伴。

    赵可心当时都吓哭了。

    她哭得越惨,这群人就笑得越开心,全都嘲笑她胆子小。

    是啊,她胆子小,发生当初那件事之后,她胆子就更小了。

    蒋芳菲胆子也小,可她勾搭上了大少爷,大少爷心疼她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捉弄她。

    赵可心就这样被抛弃了。

    她能感觉到,真的有很多东西被他们招了过来,这些东西将她团团包围,充满了恶意。

    周围阴风越来越大,本来什么都看不到的赵可心恍惚间看到了一只脸色惨白的男鬼。

    他悠悠荡荡地飘来,死死地盯着赵可心,突然冲她咧嘴一笑,然后五指朝她的脖子伸来,想要掐死她。

    赵可心吓得尖叫,抖着手给苏可可打了刚才那通电话。

    可惜刚说完一句,手机就没信号了。

    她不敢抬头看,死死地护住自己。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周围的阴风好像没了,她听到了苏可可的声音。

    “……在墓地玩笔仙?”苏可可气笑了,“你们是不是嫌命太长了?”

    赵可心红着眼道:“我是被逼的。”

    “听你这意思,你们请了很多笔仙,而且只请不送?”

    赵可心闷声道:“他们说我一个人待在墓地太孤单了,所以请笔仙留在这儿陪我。真的很过分,对不对?他们凭什么这样对我?”

    苏可可没心情听她哭诉,表情变得冷肃,“如果你今天没有带我给你的护身符,今晚的确别想活着离开。

    笔仙是这么容易请的吗?若是遇到性情好的,或许会陪你们玩玩,或是不小心招来些别的东西,等价交换,它们陪你们玩,回答了你们的问题,就会索要报酬。

    只是这报酬,你们给得起吗?”

    赵可心吓得浑身一颤,“我不想玩,我很害怕,可是能怎么办,在这个小团体里,少数只能服从多数。

    可可,我不会有事吧?那些笔仙会不会缠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