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74章 熟人,再见大胡子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不会轻易离开,也不会轻易换地方。虽然这里变了很多,苏可可却十分肯定,这里就是小时候的那片土地,庄叔和莫姨甚至都没有搬过家。

    秦墨琛顿了顿,掏出手机,“交给我,我来查这件事。”

    苏可可一听这话,眼睛瞬间一亮,“可是叔,这里不是帝都哦。”

    秦墨琛笑了声,“谁跟你说秦四爷只能在帝都作威作福了?”

    作威作福这个词用得相当的形象生动。

    “噗,叔现在的样子好像那种牛逼哄哄的金手指啊,又粗又长的金手指。”

    苏可可一脸崇拜地瞅着男人,发光发亮的眼让人觉得里面是不是藏了什么星星或珠宝,不然怎么会这么璀璨这么明亮。

    秦墨琛有点儿受不了小媳妇的这种目光。

    他低声接了一句,“谢谢夸赞,我的确是……又粗又长。”

    苏可可:……

    是她想多了吗?

    叔说的的确是金手指,而不是别的吧?

    应该是想多了,毕竟叔身上的蛊虫已经被拔除了。

    之前秦四爷骚天骚地,声称是受了蛊虫影响。苏可可对此深信不疑,毕竟叔以前的画风不是这样的。

    秦墨琛一通电话下去,那边吴宗柏就开始忙活了。

    秦四爷的分公司遍布各地,商界的很多大佬都是利益相关的,上赶着巴结秦四爷的人多得是,所以秦四爷一声令下,想查个什么,很快就能查到。

    更别说,庄叔庄阳在d市还是个大老板,也算是混同一个圈子的人。

    不过,再容易,那也得等上一会儿。

    苏可可从背包里掏出龟壳和铜钱。

    秦墨琛在旁边看着,没有问什么。

    等成卦之后,他才看着那卦象道:“地水师卦,行险而顺,丫头可以放心了。”

    下坎上坤,是为地水师卦,此卦为中上卦,行险而顺。

    苏可可抿抿嘴,“庄叔和莫姨果然是遇到了一些麻烦,好在最后是顺利的。”

    想到什么,她突然道:“叔,刚才我们经过了一架天桥,我想去那里看看。”

    来之前,她远远望着那天桥,似乎看到了一抹眼熟的影子,其实也不是那人的背影眼熟,而是那人的着装眼熟。

    “好。”只要不是什么对小媳妇不利的事情,秦墨琛对小媳妇一向是有求必应。

    天桥过道两边有三四个小摊位,苏可可一眼就看到了自己要找的那人。

    穿着灰黑色的长褂子,戴着个发白的黑毡帽,鼻梁上架着个小圆墨镜,再加上那一脸络腮胡子……

    之前果然没看错,是大胡子大叔。

    熟悉的装备,熟悉的百算百灵,不灵不要钱。

    去年暑期她去各地游历,就是在邱家地盘上认识了这大胡子大叔,没想到,时隔一年,她又见到了这人。

    苏可可一开始以为对方是个半吊子,可后来却觉得,他更像是传说中那种深藏不露的高人。

    高人会落魄到在街边上摆摊算卦吗?

    会啊,比如说师父就是个穷酸命,看起来特别寒碜。

    苏可可走到那人面前,笑眯眯地问:“我想算姻缘,你给看看,我姻缘如何?”

    大胡子将鼻梁上架着的小圆墨镜往下一拉,眼睛从上瞄过来,看清苏可可的模样之后,顿时哟了一声,“是你啊小丫头!没想到我俩还挺有缘,在这儿又遇上了!你也来摆摊儿?”

    苏可可嘴角一咧,“不摆摊,我是专程过来找你叙旧的。”

    大胡子瞅了瞅像尊石像一样杵在女孩身后的高大男人,啧了一声,“小丫头眼光不错嘛。”

    苏可可笑问:“您是看出来的,还是算出来的?”

    “小看我了不是?这种事儿哪用算,就你俩那痴痴缠缠的眼神,傻子都知道你们的关系。”

    “那您再给我算算,我跟他进展到哪一步了。”

    大胡子顿时就送她一个看白痴的眼神,“就你俩身上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气味儿,还用得着问我进展到哪一步了?你确定要我说出来?”

    苏可可一听这话,小脸陡然一红,连忙道:“不不,我跟你闹着玩呢。”

    大胡子怎么这么不正经!什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气味儿,她怎么就没闻到?

    大胡子被她的样子逗得哈哈大笑。

    苏可可岔开话题,问他,“大胡子大叔,您来这儿多久了,准备待多久?”

    按照这地盘划分,这里处于邱家和君家势力范围交接处,不过五大风水世家虽然划分了地盘,实际上却管不到所有的地方。

    像这种边缘地带,通常管理松散,所以苏可可猜大胡子在这儿待了挺长一段时间。

    大胡子捋了捋自己的假胡子,一双小眼睛笑得眯了起来,真的就跟一条线似的,“小姑娘,实不相瞒,这里是我的老家。

    最近我运道好了不少,没有再四处奔波,半个月前我就回来了。过两天是我师父的忌日,近期我都会留在这里。至于以后要不要继续奔波,我还没想好。”

    苏可可听后吃了一惊,“大胡子大叔,原来你还有个师父?”

    她一直以为大胡子是个自学成才的流浪风水师,没想到大胡子跟她一样,是有师父教导的。

    “有啊,我不仅有师父,还有门派呢。可惜,我师父死了好多年了,现在门派里就剩我一个,师父死后,我守了老人家两年,后来实在无聊,就出去瞎晃悠了。”

    “有没有兴趣去我的道观里坐坐?”大胡子突然问。

    苏可可心中狐疑。

    上次虽然跟大胡子相谈甚欢,处出来那么一点儿同行交情,但是,两人的关系还没好到能邀请她去家中做客吧?

    “唉哟,小丫头不会是怕我吃了你吧?有你老公在,你们两个天师,还怕我一个半吊子?”大胡子取笑道。

    苏可可撇嘴,“大叔,你上次果然是骗我的,其实你很厉害,根本不是半吊子。”

    大胡子哈哈大笑,“我也没说自己是半吊子啊,是你自己把我当成了半吊子。”

    苏可可:……

    明明说了,而且一直在装,装得还很像那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