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35章 等着,给哥哥开门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虽然大星经常花式夸她家月月,但偶尔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会跟罗嫚和苏可可抱怨冷公子不够温柔体贴。

    罗嫚听得多了,就有种冷公子的确不适合大星的错觉。

    而且这人清清冷冷的像一潭死水,不懂情趣,为人死板教条,她下意识地就觉得大星跟他在一起会很累。

    可刚才两人相处的那种氛围是怎么回事?

    显然不是一次两次了!

    蹬鼻子上脸、各种撒娇做作的大星怎么好意思说冷公子不够疼人呢?

    冷公子对她那态度都快疼到骨子里了,声音也软得不可思议。

    罗嫚觉得,这小两口的矛盾还是交给他们自己解决吧,感情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外人还是别瞎掺和了。

    揉了一会儿太阳穴之后,罗嫚去拍小醉鬼的脸,“可可?可可上床睡觉啦。”

    喝酒太多,说话都带了点儿鼻音。

    可可醉得太死了,罗嫚冲那小脸上又拍又捏的,人都不醒,不过嘴上倒是在嘟囔。

    她凑过去一听,噗地笑出声。

    可可嘟囔道:“叔,我没喝醉,真的没,就是有点儿晕而已,不能打屁股……”

    罗嫚一时玩性大起,凑近她耳边,恶作剧地来了一句,“可可,你家叔来啦~你家墨琛哥哥来了~”

    醉倒的苏可可一听这话,果然有了反应,睫毛颤了颤之后,慢慢睁开眼,看到是罗嫚后又毫无心理负担地闭上了眼。

    “可可,可可我们去床上睡。可可?”

    罗嫚无奈,闭眼闭得真快。

    幸好走了一个醉鬼,要是两个醉鬼,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此时的罗嫚丝毫不觉得自己喝醉了。她除了两颊泛红,目光微虚,思维清晰得很,的确不像苏可可和秦星这样的醉鬼。

    这两个醉鬼,一个喝醉了胡言乱语色胆包天调戏鬼,一个喝醉了直接躺倒,雷打不动。

    罗嫚把苏可可垂下的腿放平到沙发上,又从大星的衣柜里找了个毛毯给她盖上,免得人着凉。

    结果刚把人给盖好,门铃就响了。

    罗嫚杵在原地愣了两秒,才问:“谁?”

    “我,秦墨琛。”

    “秦四叔?”

    五分钟之后,黑着脸的秦墨琛将醉成一滩烂泥的苏可可抱入了怀里,在那屁股墩子上重重拍了两下,“叫你不听话。”

    苏可可小嘴儿动了动,嘀咕两声,“哪个王八蛋打我屁股。”

    秦墨琛细细一听,呵呵。

    王八蛋?

    “我先把人带走了,明天再找你们两个算账。”

    秦四爷瞥来一眼,又瞅了眼卧室的方向。

    罗嫚无话可说。

    听这话,大星难逃责罚。

    要是秦四叔知道大星并不在卧室里……

    罗嫚什么都没说,恭送秦四爷出去,还朝人挥了挥手,看起来理智而清醒。

    回屋后,人还理了理沙发,自个儿躺了上去。

    能睡沙发最好,大星的床她不好意思睡,毕竟那是她和老鬼的床。

    刚才她就是觉得不好意思,才想让可可陪她一起去床上睡。

    可惜可可太重,她一个人搬不动。

    罗嫚睁眼看了会儿天花板,觉得客厅的灯光有些刺眼,可是她一躺下就不想动了。

    开着灯也好,陌生的环境,她喜欢亮着灯。

    也不知过去了多久,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罗嫚听到有手机在响。

    那响声不在身边,离得比较远。

    罗嫚皱了皱眉,起身。

    这一起身,她才发现自己头疼得厉害。

    忍着头疼起身,找到声源后,罗嫚动作利落地挂断电话。

    是大星的手机在响。

    平时就算没人接听,她也绝不会随便挂断别人的手机,这样很无礼,可现在她头疼得厉害,听着这响个没完的铃声,头就更疼了。

    不过一分钟,才掐断的电话铃声又响了。

    罗嫚顿了会儿,觉得一直挂电话也不是个办法,还会让对方误会大星,所以,她动作比平时慢一拍地按下了接听键。

    一声喂还没来得及说出口,里面便传来男人沉沉的带着一丝不悦的嗓音,“秦星,我有没有告诉过你,如果不回家,提前说一声?还挂我电话,能耐了你。”

    罗嫚:……

    罗嫚不确定地问了句:“秦……骏豪?”

    电话那头瞬间消音。

    “喂?”

    五六秒钟之后,那头才传来一声有点儿撩人的低笑,对方学着罗嫚的断句方式,问:“罗……嫚嫚?”

    听起来就像是在叫嫚嫚,叫得还那么亲昵。

    “你们三个在哪儿?”那边紧接着又问。

    罗嫚顿了顿,好奇地问:“你怎么知道是三个,而不是两个?”

    “猜的。又在上次那个烧烤店喝酒?”

    “……啊,没有,这次不是,这次在大星的公寓里。”

    “学聪明了,这样想喝多少就喝多少,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们喝酒了?”

    “呵呵,猜的。”

    “……哦。那个……大星今晚就不回去了,她心情不好喝多了。”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一会儿,忽地对她道:“等着,一会儿给哥哥开门。”

    罗嫚还没来得及说话,电话就挂断了。

    她微微皱眉。

    什么意思?

    等着?一会儿给哥哥开门?

    哥哥,秦骏豪?

    得出秦骏豪要来看大星之后,罗嫚的酒顿时就醒了一半。

    不行不行,大星不在啊,他不是白跑一趟么?

    罗嫚连忙又用秦星的手机拨了过去。

    “秦骏豪,你不用来了,大星她已经休息了。”

    “你一向最有礼貌,怎么不叫人了?”男人的嗓音混杂着轿车发动的声音响起。

    罗嫚没料到他动作这么快,这才一分钟啊,他就下楼并上车了?

    “秦……哥哥,真不用来了,大星不在,你来了也见不着人。”

    “哦?那她去哪儿了?喝完酒不耍耍酒疯不像她,还是,她去外面耍酒疯了?”

    罗嫚:的确耍酒疯去了,对着某只老鬼耍酒疯,还被老鬼骗走了。

    而她,眼睁睁地看着大星被老鬼拐走而无能为力。

    “哥哥,你真的会白跑一趟,不骗你哦。”罗嫚说完,刚好打了个酒嗝儿。

    那头的人轻轻噗嗤一声,似乎在笑她。

    “晚了,哥哥已经在路上了,我过去看看才放心。”

    罗嫚:……

    这个人怎么就这么倔呢。

    人都没了,看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