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28章 异变,画中黑影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苏可可立马拍彩虹屁:“对,师父做事最是公正公道了。”

    虽然彩虹屁很香,但苏牧成还是没好气地瞪向秦墨琛,“我乖徒儿以前可没有这么油嘴滑舌,说,是不是你教的?

    我早就看出来了,你这小子心面不一,是个油嘴滑舌的,亏我还把小徒儿交给你,简直是送兔入狼窝!”

    一直致力于缩小存在感的秦四爷躺着也中枪:……

    “苏爷爷,可可说的不对吗?”

    秦四爷不慌不忙地道:“您做事难道不公正?如果说的是对的,又怎么是油嘴滑舌?”

    苏老头顿时一噎,旁边几个老伙计哈哈笑了起来。

    “老苏,这小伙子不错,跟苏丫头是命定的姻缘,你就不要别扭了。”曾老也笑了。

    “小伙子?比我家可可大了足足十岁呢!分明是个老男人!”

    苏老头开始挑三拣四了,完全忘了当初假死的时候他有多么信任这个“老男人”,还嘱咐乖徒儿去找这人寻求庇护。

    在苏老头眼里,徒儿千般万般好,秦墨琛这老男人只是勉强能配上宝贝徒儿,再加上年龄大了那么多,他很难不挑刺。

    “苏爷爷,年纪大了会疼人,我会很疼可可。”秦墨琛一脸诚恳之色。

    “我现在也入门了,以后会努力学习驻颜术,至少看上去不会比可可老太多。”

    旁边几只妖噗噗直笑。

    “好了,老苏,你就别为难人家了,我看这小子不错,通身贵气,能旺咱们苏丫头。”曾老道。

    苏老头小声嘀咕,“用你提醒,老子早就算过了。”

    “去,把老头子埋在后山的那一坛子桃花酿取出来。老头子今天心情好,要跟老伙计们分享美酒。”

    秦墨琛正要跑腿去取,却被苏可可一把拽住。

    苏可可哭笑不得地道:“师父,原来那一坛子桃花酿您还记得啊……咳咳,可是,徒儿早就孝敬给您了。”

    “什么时候?”苏老头顿时一瞪眼。

    “就你假死之后,我给您倒在坟前了……”

    苏牧成愣了几秒后咆哮,“你个傻徒弟!老子的酒啊——”

    最后还是秦墨琛刷了一波好感,速度安排人送了各种美酒过来,得到了老头子们的一致夸赞。

    苏牧成和老伙计们大仇得报,喝得十分尽兴。

    “痛快,太痛快了啊!”苏牧成喝得老脸都红了。

    虽然他藏的桃花酿被傻徒儿挖出来浇到假坟墓前了,但他在其他地方还有私藏啊哈哈哈。

    不过,老头子见小徒儿那心虚赔罪的样儿,憋着没说。徒婿的表现很不错,不错。

    痛饮过后,苏牧成手一挥,“开封,现在就开封印!”

    “苍鹰说的没错,应该早死了,就算这几个老东西没死透,那也是穷弩之末,我们还怕什么?”

    “各位老伙计,劳烦你们跟我一块开启封印了。”

    “好说,此事一完,我们大家也算了了一桩心事喽。”

    苏牧成听了这话,心中感慨万千。

    当初他假死之后,其实是准备一个人奋战的,也已经有了长久战斗的准备,没有想到曾老和宫玖会带着这群老伙计们掺和进来。

    毕竟,他们也只是栖息在姬家的妖而已,除了苍鹰,基本都是些单身妖,没有什么亲人死在风水师手里。

    可是后来,就在他快撑不住的时候,他们出现了,帮着他一起出谋划策,一起布置陷阱。

    他们一句“姬家村就是我们的家”让苏牧成老泪纵横。

    “谢谢,老伙计们,真的谢谢了!”

    “谈什么谢,见外了。我们在外面小心谨慎地活着,这近二十年来,一点儿归属感都没有。”

    一妖感叹出声,其他老伙计也叹息不止。

    苏可可眼见着气氛变得低迷,突然提议道:“师父,等这事儿尘埃落定之后,不如我们重建姬家村?”

    这话一出,所有人突然噤声,低迷的氛围里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流淌。

    “重建姬家村?”苏牧成喃喃道,其他人也陷入了沉思。

    他们从没想过重建姬家村的问题。

    一来他们没有那么多的金钱和人力去重建姬家村,二是就算重建了,死掉的人也回不来了,这样的姬家村就是个空壳子,还有意义吗?

    可听苏可可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心动了。

    再怎么,那也是他们的家园啊,谁不想落叶归根?

    他们住进去,再生很多子子孙孙,不就不是空壳了?

    “师父,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徒儿接了好多单子,挣了好多钱,就算不够,我还可以再挣的!”苏可可双眼发光。

    秦墨琛在一旁插话,文绉绉地道:“徒婿钱财不缺,可略尽绵薄之力。”

    苏牧成白他一眼,拍拍小徒儿的肩膀,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可可,你能有这份心意,师父很高兴。好,就听你的,等把这四个老东西扔出去,我们就着手重建姬家村!”

    “老曾,还有你们几个,都不许偷懒,全都要一起行动!”

    老曾扫他一眼,“我的曾庆馆好久没开店了。”

    “开什么开,你那个破店反正也没多少生意。等咱们的姬家村建起来了,你想开多少店就开多少店,我们都去捧场!”苏牧成笑哈哈地道。

    老曾缓缓摇了摇头,“也罢。”

    苏可可乐道:“曾爷爷放心,您要是实在放心不下,我每天过去给您看店。”

    “呵呵,好,有苏丫头在,我放心。”

    苏牧成登时翻了个白眼,“我的乖徒儿刚认回来没多久,还没热乎呢,你就想骗过去帮你忙。”

    两个老头子拌了一阵嘴才作罢。

    苏牧成展开画卷,施法解开了画上封印,“走,苍鹰,你力气大,跟我一块进去搬尸体。”

    “我也去。”老曾道。

    “你个老东西扛得动吗?”苏牧成笑骂道。

    “你个老东西都扛得动,我怎么扛不动。”

    “师父,我帮您一起吧。”苏可可道。

    “去去,短胳膊短腿儿的小女丫凑什么热闹,尸体臭烘烘的,别把你熏臭了。”

    画中世界是炎炎烈日天儿,也杜绝了四个老东西的野蛮念头,因为人一旦死了,身体很快就会腐烂。

    苏可可亲眼看着师父和曾爷爷,还有那位鹰叔进了封印,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出来。

    苏可可顿时就有种不妙的感觉,心慌不已。

    “搬个尸体怎么这么慢?”画外的其他几个老伙计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儿。

    “我进去看看!”

    苏可可话音刚落,还没来得及行动,便见那摊开的画面上虚空一阵波动,一个黑影突然从里面飞窜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