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726章 我只是,顺路而已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造孽哦,死了这么多人……”

    胆小的早就回避,不敢盯着看,怕做噩梦。

    “这些人的尸骨早已分不清谁是谁,村长不如做件好事,将这些尸骨都找个地方好好安葬了?”苏可可问。

    村长连连应道:“应该的,都是应该的。小姑娘,多谢了,如果不是你,这筝笼村还是一个人间地狱。”

    “不用谢,如果方便的话,村长能不能把这些年发生的事情都告诉我们?你知道的应该比陈伯知道的更多吧?”

    苏可可盯着他问。

    村长表情沉痛,长长叹了一声,“好。”

    回村后,村长从一个上锁的木箱子里掏出了一本厚厚的册子。

    “这里面详细记录了筝笼村两百年来发生的所有命案。

    住在山上的那户人家姓韩,在两百年前算是村子里的大户了,他们的祖传灯笼一盏千金难求,很多人都想偷韩家的祖传秘方。后来……”

    后来秘方被韩家的几个死对头知道,他们大惊失色的同时,向当时的村长和族长举报了韩家的罪行,欲令当时的韩家老爷韩毅伏法。

    可是还没来得及抓人,韩毅就自杀了。

    韩毅死后,那座宅子变得不对劲起来,本来去抄家的人也不知道见到了什么,吓得不敢抄家,只是把韩宅大门给封了起来。

    然而,不管他们贴几次封条都没用。

    晚上,韩宅的门无风自开,山顶上的灯笼也会自动亮起,满院的灯笼从黄昏一直亮到第二天清晨,韩宅整夜灯火通明。

    他们请过道士,请过和尚,但最后都没落得好下场。

    后来,就只能避而远之。

    “……已经死了太多人了,我们没有能力反抗,只能认命。”村长哭兮兮地道。

    苏可可却撇了撇嘴,没有被他蒙骗。

    昨天是谁见钱眼开,拿了他们的钱就积极地帮他们安排住处?

    有的人的确心善,有的人却冷眼旁观。

    不过,苏可可已经不想指责任何人了,逝者已逝,人死不能复生,这人愿主动做好善后工作,还算有点儿良心。

    苏可可快速翻看了这两百年的数桩命案,发现其中百分之七十竟都跟那鬼宅有关。

    她直接将这些跟鬼宅有关的案子誊抄了一份。

    现在她很确定,差点儿害了大星的那只剥皮厉鬼就在这些受害者里面。

    她昨晚上问过一个差不多有百年的阴魂,对方模模糊糊记得有那么一只鬼,但她连自己姓谁名谁都忘了,也就不指望她能记得更多。

    至于那只剥皮厉鬼是怎么逃走的,苏可可猜测,禁锢她的鬼符阵没画好,导致她破阵逃走。

    可她恨意的根源在这宅子里,她离开了筝笼村,永远报不了仇,怨气消散不了,注定成为一只厉鬼。

    成为厉鬼的剥皮鬼受不了自己丑陋的容貌,恶念滋生。

    她开始剥别人的皮穿在自己身上,以维持美貌,但这样的皮维持不了太久。

    于是,她造下的杀孽越来越多,直到被当时的一个道士发现,恶斗之后被封印。

    她被封印的地方应该离筝笼村不远,因为她畏惧宅子里的这只厉鬼,却又不得不时刻关注他的动静。

    苏可可没想到自己歪打正着,正好把殷少离正在查的事情查到了。

    既然殷少离审讯了那剥皮厉鬼,知道的东西肯定比她多。

    再加上这份资料,他应该就能对号入座,查出当初为祸的剥皮厉鬼是哪一个受害者了。

    只是……

    苏可可有些犹豫。

    现在并不是一个好时机。

    “发给他吧,他正需要这份资料。”秦墨琛看出小丫头在纠结,开口道。

    苏可可看他,“现在?”

    “现在给,以后给,有什么区别?”

    苏可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听从秦墨琛的意见,将自己得到的资料发了一份给殷少离。

    殷少离没有回应,苏可可只是做了自己想做的,也并不在乎他给什么回应。

    关于筝笼村厉鬼作案一事,考古队有人信了,有的没信。

    不信的人将这些惨案归咎于人为,还报了警,让相关警方介入调查。

    至于结果如何,苏可可想,最后一定是不了了之。因为,这就是厉鬼所为。

    不过,小曹对她的话倒是深信不疑,之后的行程一直粘着她。

    哪怕秦墨琛暗地里送了好几个“王之警告”的眼神,小曹也死猪不怕开水烫,完全无视掉。

    几天后,苏可可突然接到了殷少离的来电。

    电话里,男人的声音有些疲惫,“可可,最近在忙别的事情,刚看到你发给我的资料。根据你的资料,我查到那剥皮厉鬼的来历了。你又帮了我大忙,谢谢。”

    苏可可抿了抿嘴,“不用客气,顺路而已。”

    真的就只是……顺路而已。

    想了想,她还是低声道了句:“殷少离,你……不要太累,殷家的担子很重,你可以找别人分担。”

    “……我知道。”

    两人之间的话变得越来越少,没说几句,他们就结束了通话。

    “别难过,你还有很多朋友。”秦墨琛拍了拍小丫头的肩膀。

    苏可可摇头,“早已预料到的事情,并不难过,我只是有些遗憾。祖辈犯下的罪孽却变成了重担,要后辈承担,这些天,殷少离肯定感受到了这世上最残酷的事情,那就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剩下几个考古地点,考古队没再遇到什么怪事,进展得很顺利。

    信号好的时候,苏可可会刷手机,通过天师群里的议论来判断整个风水圈的风向。

    如她所料,四大风水世家的事情一旦暴露,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风水界盯着四大风水世家想要取而代之的玄门数不胜数,他们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打击他们的机会。

    当然,也有很多风水师是真的在打抱不平。

    因为进展顺利,不到两周,这一单程的考古探险就结束了,苏可可辞别考古队,跟钱筠泽打了声招呼,然后用三天时间帮助筝笼村的几只剥皮鬼完成了心愿。

    而这个时候,风水界有关四大风水世家的讨伐,在持续两周之后,也达到了一个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