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35章 察觉,企图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当然,猜到了是一码事,还没百分百确定之前,这盆“脏水”还是不能往对方身上泼的,尤其对方还是这么个德高望重的风水界大佬。

    陈小皮咳了一声,干笑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算名字一样,也有可能是巧合。这个殷正决下个月就要娶姬孟湘了,还被赐了姬姓,以后就是姬家村的人了,怎么可能是以后那个……”

    说到后面,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他发现潘颖的表情越来越难看,便干脆闭嘴啥也不说了。

    作为一个外姓弟子,能混到内门,还是被风水界首屈一指的殷大师收为弟子,即便师父不经常亲自教她,潘颖对这位师父也是满腔敬仰之情。

    平时谁若说师父一句不好,她都能跟对方急。

    因为,如果没有师父,也就没有现在的她。

    可是——

    这段时间的亲身经历、所见所闻,让她就算是师父的脑残粉,也有些动摇了。

    潘颖很想反驳,却可悲地发现,无从反驳。

    对方后面那些否定的话更像是一层遮羞布。

    陈小皮是自由风水师,跟几大风水门派没什么交情,但邱承风不一样,邱家跟殷家向来交好,他也经常随师父一起前往殷家拜访殷大师。他见气氛不好,便适时转移了话题,“这人快醒了,先说要紧事吧。”

    被殷少离重点提醒之后,几人自然不敢单独议事,打晕了个人放在了一边,这一招还是跟秦四爷学的。

    当然,姬家村的人他们还不敢动,毕竟姬家村的人各个都十分厉害,这也是一个月来,大家深刻意识到的事情。

    邱承风打晕的是这次被选中的一个新人。

    “等人快醒了,再一掌劈晕不就行了?”邱悦不以为意。

    杀人她不敢,打晕个人完全没有心理障碍。

    邱承风无语。

    “对了,我们要真在这里面待这么久,不会变老吧?”邱悦有些担忧地问。

    “不会。”苏可可道:“我们是按照外面的时间生长的,难道这段时间你们没发现,我们基本没有饥饿感?”

    邱悦顿时道:“发现了,不然我早就饿得面黄肌瘦了。”也没有多余的粮食拿去施舍人啊。

    潘颖:“你现在也挺黄的。”

    邱悦怒道:“还不是在地里被晒的!”

    “我们不会变化,其他人却会,会不会显得太异类?”陈小皮问。

    “姬家有驻颜之术,几位长老上百岁看起来也不过七八十岁,姬家家主看着也不是八十多岁的样子,加之姬家村不少容颜数百年不变的妖类,就算我们二十年不老,也不会被视为异类。”苏可可解释道。

    “说到这个妖类——”

    邱悦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我活了这么大,还没见过正儿八经的妖呢,可是姬家村里遍地都是,他们居然还……”

    听到这话,邱承风和潘颖的心情也有些一言难尽。

    在这里待了一个月,姬家村的风俗习惯也大概了解了,这一点是最让人无法接受的。

    他们都是受正统教育的风水门徒,奉行妖魔鬼怪皆为异类的准则,可姬家村的人全然没有这种认知。

    他们竟堂而皇之地和妖怪通婚!

    妖怪虽然不能赐姬姓,却也有姜姓和宫姓等,能化形的妖俨然被视作了姬家村的一份子。

    大概有能力的人都比较任性,姬家家主,诸位长老,随便一个都是十分厉害的人物,全然不担心,有朝一日这些妖物起什么反心。

    不过,一个地方不可能全是好人或好妖,但那些心思不正的人和妖会受到该有的约束和惩罚,基本不会弄出什么幺蛾子。

    “……你们说,后来那事儿到底是不是真的啊?姬家养的阴煞出山害人了?所以才会有后来的灭门……”惨案。

    邱悦说到后面自己都心虚了。

    这些天她收到了姬家村人太多的善意,这种话她有点儿说不出口。

    就算真是被养的阴煞害了人,那灭了那害人的阴煞就可以,怎么把人家全给杀了?

    虽然这里人妖通婚,可就算是妖,也真的很善良啊,前两天还有个据说是兔妖的女人送了她一对漂亮耳环。

    向来喜欢怼天怼地看谁都不爽还喜欢以自我为中心的大小姐邱悦都有这样的认知,更别说屋里的其他人了。

    尤其是潘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心情愈发沉重。

    “是不是真的,看下去就知道了。”苏可可声音有些沉,说这话时的样子竟有些像秦四爷。

    说来说去也就是那几个问题,没多久,几人便散了。

    直到晚上,苏可可才见到秦墨琛和殷少离。

    “……君家跟姬家交好,时常会有走动。”秦墨琛说着这段时间打探来的消息。

    殷少离接话,“可惜,不久前君家才来过人,至少近几年来都不会再来。”

    说到这儿,他想起苏可可还不知道一件事,便补充道:“左师兄在君家。”

    苏可可惊讶不已,“五大风水世家的那个君家?这五年他都在君家?”

    殷少离点头。

    苏可可一下皱起了眉,看向秦墨琛,“叔,那我们怎么办?”

    秦墨琛的表情有些凝重,至少这段时间,苏可可第一次看他露出这种表情。

    男人沉思片刻,才缓缓道:“这些天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丫头,你有没有发现,这幅画其实想对我们做些什么?”

    “什么意思?叔,你难道是说,这幅画生出了灵智,在诱导我们做什么事情?”

    苏可可刚说完就立马摇头,“这不太可能,若是有了灵智,那便是画妖,我能感觉得到。”

    男人摇头,目光犀利,声音沉冷,“不,我是说,画这幅画的人。或者,交给你这幅画的人。”

    苏可可倏然一顿。

    宫玖姑娘?玖儿姐姐?

    她张了张嘴,喉咙被卡了一下,有些艰难地问,“那她想让我们做什么?”

    秦墨琛神情愈发冷凝,“还不清楚,或许是想让我们做什么,也或许是让我们……看什么。”

    苏可可听到这一句“看什么”,心脏突突跳了起来,没来由地一阵刺痛。

    旁边的殷少离一直闷不吭声,只是表情有些沉沉的。

    “如果没有触发那个条件,我们八个人就无法凑齐。丫头,你应该明白我想说什么。”

    秦墨琛看着她,目光幽深,声音缓慢却坚定,“我们直接到二十年之后。”

    苏可可心脏陡然颤了一下,连忙摇头,“叔,不,我不要!不要……”

    快来看"songshu566"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