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96章 精分?一体双魂?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月光下的老鬼不再是那一身白色束腰古式长袍,换了一件设计感十足的长款风衣,可即便是一件风衣,他竟也穿出了古代名人雅士的儒雅风流。

    一头长发未剪,不似以前那般规规矩矩地高束成髻,却也工工整整地扎成了低马尾。

    秦星被他抱在怀里,仰头瞅着他……的头发,撅了撅嘴,“月月,我好纠结啊,我想你剪掉这头长发,看你潮潮帅帅的样子,可又不想你剪,剪掉的话我就不能看到古装美男了。”留长发的话得留好久呢。

    冷月低斥出声:“星儿,莫要得寸进尺,装束可以听你的改掉,这头发却不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断发?”

    秦星朝他吐吐舌头,“又来了又来了,月月你看了那么久的现代偶像剧,思想怎么还这么保守啊?”

    “我看的是古装正剧,不是偶像剧。”冷月眉目清冷地看她,眼底却有柔意流动,“我若真的还像以前一样保守,今天又岂会换上你准备的这身衣裳,还带你在街上闲逛?”

    秦星立马嘻嘻笑道:“那我收回刚才的话,我家月月才不保守,月月最好了,我最喜欢你了!”

    冷月眸子微微一闪,嗯了声,“时辰不早了,我们回家。”

    秦星朝他大大地咧嘴一笑,“好的,月月。”

    说完,主动从他大衣里面钻了出来,帮他把大衣扣子扣好,“天冷,衣服要穿好。”

    冷月看着她,“你是不是忘了,我不怕冷?”

    鬼又怎么会怕冷。

    秦星一愣,随即嘟嘴,“在我心里,月月跟人一样,我说会冷就会冷,你要穿厚一些。”

    “好,听娘子的。”

    一声娘子让秦星低头偷笑,还主动拉住了他的手。

    两人手牵着手走在古街小巷之中,宛如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人。

    “月月,你不是鬼吗,地上为什么会有你的影子?你是怎么做到的?”语气惊叹不解。

    “我非一般小鬼,千年多的修炼让我的身体已经可以凝聚成半实体。”既然是半实体,自然就能有影子。

    “月月真厉害,我真幸运。”

    “幸运什么?”

    “幸运我是在你已经足够强大的时候遇到了你,不然我们哪能像现在这样胆大包天地在街上闲逛?就冲你没影子这一点,分分钟就能把别人吓死哈哈哈……”

    冷月看她笑得那么开心,自己的嘴角也微微扬起,低声道了句,“是很幸运。”

    两人走着走着,渐渐消失在了幽静的小巷子里。

    ……

    苏可可收到秦星的道歉短信时,正在跟秦墨琛撒娇。

    那么一大袋子烧烤总不能扔了,所以就一路带了回来。

    秦墨琛早就跟她说过不要吃垃圾食品,见到这玩意儿,当即就板起了脸。

    “叔,这真不是垃圾食品,正宗的蒙地烧烤呢,人家还有卫生许可证,吃的人可多了。”苏可可吊在秦墨琛身上。

    小女友投怀送抱还撒娇,秦四爷十分受用,本准备意思意思一下就放过她,没想到小丫头手机一响,小丫头立马就松开了他的胳膊。

    “是大星。噗,我真没当回事儿,她居然还真的写了一大串情真意切的道歉信。”

    秦墨琛皱眉,“她干什么坏事了?”

    苏可可咳了一声,“也没什么。”

    秦墨琛一脸严肃地看着她,苏可可自知不是个撒谎的料,就把秦星撇下她去约会的事情说了,“难得冷公子开窍了,我替大星高兴呢。”

    秦墨琛突然敲了敲她的脑门,“笨,她不能陪你,还有我,怎么不告诉我?”

    苏可可捂着脑门嘿嘿笑道:“等你来还要很久,我本来也没打算逛多久,随便走走就准备回来了,我想早点回来陪你。”

    苏可可三两句就哄好了大男友,她眸子微垂,想了许久,最终还是没说遇到君南宇一事。

    叔要操心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反正她也打定主意不见这君南宇,任由对方有什么谋划,只要不见面,那就算计不到她的身上。

    一晚上,苏可可都在想偶遇君南宇这件事,想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阴谋。

    她以为第二天对方就会联系她,结果不光第二天,一连几天,围信上的那人都没动静。

    直到四天后的晚上,那人才突然蹦了出来。

    戏精本精:你把剩下的钱转给我了?你太客气了。

    竟像是才看到了那天晚上的转账提示。

    苏可可心中纳闷,直接问他:你不会才看到这条短信吧?

    那边隔了好一会儿才回复。

    戏精本精:这个号是属于我自己的号,别人都不知道。这是我们两人的秘密,你不要告诉别人,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

    苏可可:……

    她心里觉得怪怪的,问道: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你别告诉我,你就加了我这么一个好友。

    戏精本精:暂时就你一个。我考虑过发展其他好友,但后来发现,都不太现实,周围的人对我的态度让我没法把他们当成一个可以诉说心事的朋友。

    苏可可一脸懵逼地回复:我们认识不到十分钟,我只是送给你一杯奶茶,后来你还给了我钱,算是两清,这样你就把我当知心朋友了?

    对方很快发过来一个围信软件自带的微笑小黄脸表情,字里行间都是诚恳:你是我现在唯一的朋友,真的。

    苏可可觉得这个君南宇蜜汁奇怪,如果对方不是白痴,那就是把她当成了白痴。

    她可是叔的女朋友,怎么可能不知道他跟叔之间的恩怨?

    还是,这人肯定,以叔的性格,绝不会将这根扎在心上的刺拔出来,绝不会将这恩怨告诉第二个人?

    苏可可绷着脸想: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占据了有利条件,能够早一步窥探出对方的目的?

    叔是她的逆鳞,她绝不允许任何人利用她来祸害叔!

    可随后几天的观察,苏可可从神经紧绷慢慢到一脸懵逼,已经完全搞不清楚这个人在搞什么名堂了。

    他每次出现都是天黑之后,这一点苏可可还能理解,毕竟他现在是公司重点栽培对象,行程很满,有时候还要拍夜戏。

    可他每次一聊天,都一副将她当成能吐露心事的好朋友的架势,这就让苏可可无法理解了。

    这人到底是在演戏,还是真的有这么孤独且单纯的一面?

    一个能费尽心思接近敌人,蛰伏三年然后害人于无形,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单纯?

    总不会是什么人格分裂吧?

    苏可可不知道想到什么,双目猛地一瞠。

    怎么就没这个可能?很有这个可能。

    不仅有这个可能,还有另一个可能。

    ——一、体、双、魂!

    给力小说"xinwu799"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