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35章 偷窥之象,易招小人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大师苏可可还在继续给意见,“像是仙人掌、吊兰等植株,生长需要的养分灵气都很少,还能防辐射净化空气,田先生要是喜欢花草的话,可以种这些。

    而您阳台上这些需要娇养的鲜花,还是少养一些为好,家里留那么一两株就可以了。”

    见他一副肉痛表情,苏可可便给了个建议,“田先生要是真喜欢摆弄这些花草,不如专门设一花房。”

    田总连忙摆手,“算了算了,我哪有功夫搞这些花花草草。就听你的,留下一两盆就好。”

    本以为将那宝剑和这花草换掉就行,没想到这位风水师又站在主卧门口,指了指墙上的几幅油画。

    “卧室乃私有空间,屋里面的东西要少而精,清新自然,摆放的东西也应以充满朝气的为主。

    可田先生您看看您挂在墙上的那几幅抽象油画,不觉得这几幅油画的基调过于伤感了?

    伤感的东西多带有衰败的气场,于自身运势有损。”

    田总一听到“于自身运势有损”几个字,脸又垮了。

    他不就是想摆弄点儿风雅的东西,怎么就撞了这么多风水忌讳?

    看看自己精挑细选的几幅油画,田总原本还觉得很有艺术感,可现在盯着看久了,居然真感觉出了点儿悲凉伤感的调调。

    “您再看这最中间的一幅,那像不像一双以碎玻璃片为背景的眼睛?”苏可可问。

    她指的那幅油画是由各种彩色几何拼凑在一起的,十分抽象。

    田总听她这么一说,再这么细细一看,发现那画中的确像是有一双眼睛。

    “卧室藏了一双眼睛,田先生觉得这是何意?

    这双眼本就不显,暗藏偷窥之象,很容易招来小人,主运势易走下坡路,易被人取代自己现在的地位。”

    田总此时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了。

    他这屋里样样东西都有问题,样样都影响他的运势,所以这就是他公司最近生意不好的原因?

    “就这么些个小玩意儿,能影响那么大?”

    苏可可听到他的疑问,解释道:“这些的确是小事情,但小的影响多了,合起来那就不是小影响,而是大影响了。

    不过,这些还不至于影响到田先生的公司气运,所以我还得去田先生的公司看过才能做决断。”

    路过客厅,看到格子柜上的雄鹰展翅工艺品,还有那几幅水墨画时,苏可可又顺口问了句,“田先生出生于何时?不用告诉我具体的生辰八字,告诉我属相和出生的时节就行。”

    田总很快回答道:“属鼠,秋天生。”

    “您既属鼠,又为何在家里摆放雄鹰等鸟兽类工艺品?”

    田总懵了懵,“为什么不能?难道是因为……雄鹰吃老鼠?”

    苏可可用表情回了俩字:是啊。

    她继而又说起了客厅这三幅画,“您这几幅画挺好的,只是对您来说不合适。

    先说这三羊图。三羊有‘三阳开泰’之意,可招来吉气,带来好运,然而生肖属牛、狗、鼠者,与羊不合。

    再看这骏马图。骏马奔腾本寓意飞黄腾达,马五行属火,若是春冬出生者,多五行欠火,带有火属性的骏马,可弥补不足,但你并非春冬出生,受益不大。

    最重要的是,地支六冲中,马与鼠犯冲。”

    “还有这幅山水画,山水画本能带来松弛舒适的感受,也特别适合秋天出生的人,但你这幅山水画中偏偏有一条飞流直下的瀑布。

    瀑布会冲散人的气运,使人气运反复。

    另外,这山水画中有一轮日头,可这日头竟是西沉的夕阳。日暮西沉,田先生觉得寓意如何?”

    田总:……

    一旁的钱筠泽突然以拳抵了抵唇,掩住了嘴角的笑意。

    “我马上就把这三幅画收了,以后我啥画都不挂了。”田总丧气道。

    苏可可摇摇头道:“那也倒不必。田先生只是运气不好,刚好选了几幅与你不太相合的画作。有很多吉祥画作是很适合卦客厅的,比如九鱼图、蝙蝠图、青龙腾飞图等。

    ‘九’取长久之意。‘鱼’取年年有余之意。九鱼又称九如。

    诗经有云:天保定尔,以莫不兴,如出如阜,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诗经中九个如字,皆为吉意,是以称九如,谐音九鱼。

    鱼五行属水,夏秋出生者,多五行缺水,田先生很适合挂这种吉画。

    还有青龙腾飞图,龙代表贵人,有贵人相助,可除是非小人。

    不过,挂这青龙腾飞图,龙头应向内不向外;龙之位置应在客厅的左侧,不宜放右侧。”

    田总认真听着,时不时点下头,听她说到这儿就不说了,还主动询问道:“那蝙蝠图呢?”

    苏可可笑了笑,“这天下吉祥富贵之画何其多,说是说不完的。”

    见他似乎很感兴趣,苏可可就多说了一些,“蝙蝠的蝠与福气的福同音,象征好运和幸福。蝙蝠又形似鼠,与田先生的属相很合。

    两只蝙蝠,表求全,求吉祥;五只蝙蝠,表示五种天赐之福,即长寿、富裕、幸福、美德、健康。

    所以五蝠图也很适合老人。”

    说到这儿,苏可可不知想起什么,突然看向钱筠泽,眼睛微亮,“我居然忘了泽哥,泽哥这方面肯定比我懂,田先生问我,还不如问泽哥。”

    钱筠泽淡笑摇头,“你好端端的提我干什么?今天我就是个旁听的学徒。”

    “泽哥别谦逊了,我去过你家,你是个真正风雅的人儿,你客厅的那幅水墨山水画美极了。我脑袋突然发胀,想不起东西,所以泽哥快帮我想想,常用的吉画还有哪些?”

    钱筠泽笑叹一声,道:“雄鸡图?雄鸡有五德,即文、武、勇、仁、信,且雄鸡善斗,目能辟邪。”

    苏可可猛点头,继续看他。

    钱筠泽便继续道:“除了这些飞禽走兽,可可难道忘了世间草木?譬如那梅兰竹菊,譬如那富贵之花牡丹……”

    门外汉田总见两人相谈甚欢,十分尴尬。

    他屋里摆了这么多风雅的东西,肚子里却一点儿墨水都没有,果然是在附庸风雅。

    福利"xinwu799"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