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33章 苏姑娘,你身世不简单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鬼火?”秦墨琛目光微动。

    冷月温润浅笑,“这火烧的是阴气鬼气,称之为鬼火倒也合适。”

    话毕,他指尖带着那簇鬼火,朝苏可可靠近。

    秦墨琛眉头一皱,“你要做什么?”

    “四叔放心,我有分寸。”

    手指上的那簇鬼火在离苏可可双眼一公分处顿住。

    苏可可自然也感觉到了那鬼火,下意识地想避开,却在感觉到什么的时候顿住,任由那鬼火靠近。

    很奇异,鬼火靠近的时候,她眼前那层阻碍视线的东西竟时浓时淡,好像在流动一般!

    忽而某一刻,冷月眼一沉,手上那簇鬼火蓦地朝苏可可的眼里弹去,速度极快。

    苏可可感觉到危险,身子下意识地拱起,手也抬起,但她猝不及防,哪里快得过冷月,鬼火顺利蹿入她一只眼里。

    那层阻碍视线的像雾气一样的东西竟在鬼火扑来的时候瞬间变浓,将鬼火牢牢挡在了外面,而同一时刻,苏可可的眼前一片漆黑。

    这只眼竟一点儿也不能视物了!

    而这一切不过发生在须臾间。

    “冷月!”秦墨琛声音一沉,他将小丫头的不安和惊疑不定看在眼底,脸唰一下黑了下来。

    冷月嘴角微挑,“既然让我看,那便说明你们信任我,四叔作何恼怒?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你所谓的分寸不过也是在试探。试对了,我无话可说,那试错了,又当如何?”秦墨琛沉着脸看他。

    眼瞅着气氛不对,苏可可立马道:“叔,我没事。你看,我好好的。”

    也就是完全看不到了而已。

    冷月手指一动,那钻进苏可可眼里的一簇鬼火忽地变小。

    “咦?奇怪……”苏可可喃喃道。

    她的眼睛还是隔着什么东西,可周围的雾气却像是散开了,除了中间一块,眼前的景象竟在瞬间变得清晰起来,虽然还有些模糊,却足够苏可可准确分辨出屋里的人和物。

    “苏姑娘,此时可觉出什么异样?”冷月问。

    苏可可的表情有些不可思议,“我现在能看到你们了,还有些模糊,但能分辨出你们。”

    冷月面上露笑,手指蓦地一收,那一簇火苗便被他吸到了手指上。

    再轻轻一掐,那火苗便没了。

    “果然如此。”

    他悠然起身,袖袍微一甩,负于身后,看向秦墨琛,“现在的结果是,我试对了。想要答案,怎能一点儿风险都不承担?四叔竟也有异想天开的时候。”

    秦墨琛倒也沉得住气,面上不显,只看他,等他的下文。

    若是吴助理在,必然看得出,四爷这是心中蹿起了火,但现在有求于人,不得不憋着。能让秦四爷憋火的人,除了小可爱,他还真没见到几个。

    冷月不疾不徐地撩起衣袍坐在一旁,朝下人做了个手势,一个婢女立马端了茶水过来。

    婢女貌美似花,身段婀娜,倒茶水的身姿也颇为美妙。

    秦墨琛看他这副不慌不忙的样子,有那么一秒,很像弄死他。

    “鬼也能喝茶?”秦墨琛面上波澜不惊。

    冷月淡笑,“茶不是一般的茶,我也不是一般的鬼。四叔见谅,我和星儿刚搬来不久,家里没有准备招待客人的茶水。”

    秦墨琛看着他,正色问:“她的眼睛到底是怎么回事?”

    冷月脸上的那一抹淡笑真切了些,“四叔容我喝口茶水,我也好仔细想想如何解释这眼盲之症。”

    秦墨琛扫他一眼,在心里轻嗤了一声。

    此时的苏可可已经坐了起来,经过刚才冷月那一番试探,她的心里有了答案。

    “冷公子,是封印禁制吗?”

    “我料想苏姑娘猜到了。”冷月饮了一口茶,淡笑。

    他睨了眼秦墨琛,也就这种门外汉啥也不懂。

    苏可可道:“都这么明显了,我若再猜不到,就真的成傻瓜蛋了。只是我不明白,若我眼睛上有什么封印禁制,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我明明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这东西本来就有。”冷月放下手中的茶杯,看向她,目光沉静,语气肯定,“这层封印禁制应是你自幼便有的,你察觉不出异样也实属正常。”

    苏可可张了张嘴,喃喃出声,“自幼便有的……”

    若自幼便有,那确实难以察觉,因为它已经成为了身体的一部分,比习惯还可怕,又如何发现得了。

    冷月不疾不徐地继续道:“确切地说,应是你还年幼的时候,被人布下了这道封印禁制。”

    苏可可一顿,继而沉默。

    秦墨琛也皱起了眉,显然想到了苏可可很小的时候是什么时候,这道禁制不大可能出自她师父,所以,应该是她师父捡到她之前就有了。

    “其实,说是封印禁制,倒不如说是保护结界。

    这一层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如今突然出现,应是你眼睛之前受到重创的缘故。

    你该知道,结界需要力量,而这力量需要一些助力,结界被破坏,这些东西便从结界深处浮了出来。”

    冷月讲得这么明白,刚才的感觉又那么清晰,苏可可又哪里不明白。

    这结界虽也是灵气所结,但里面掺杂了符文法印等东西,结界被破坏,这些用来结阵的东西像是杂质一样浮现了出来,便形成了一层如同雾气一样的膜,所以她才会看不清楚。

    当初她明明双眼流血,检查结果却是眼睛没有异样,她怀疑,那流出来的血不是眼睛里的血,而是结界里的血符文。

    符文可布阵,结界便是一种高级的阵法。

    她听师父说过,厉害的风水师直接以手画符,借功德之光将符文藏于阵法之中,但那样的符文保存不久,所以便有了血符文。

    那血,自然是布阵人的血。以血画符,血藏于结界中。

    苏可可一时怔忪。

    冷月说起这结界,神情之中多了一丝敬畏和钦佩,“结界并非什么人都能布下。

    据我了解,便是以前厉害的天师,也需要借助符箓和宝器等外物才能布下结界,但你双眼上的结界小而精致,里面却容纳了数十道甚至上百道符文法印,这等结界非能力顶尖者不能做到。”

    说到这儿,冷月看向苏可可的目光意味深长,“苏姑娘,你的身世似乎不简单。”

    美女小说"xinwu799"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