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420章 我要那山,夷为平地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苏可可回家后成了家里的瓷娃娃,每个人都怕她一不小心碎了。

    叔和嫚嫚就不用说了,林婶和管家爷爷也时不时盯她,就怕她磕了碰了。

    苏可可的心情有些小复杂,虽然被人关心的感觉很好,但这让她觉得自己像个废人。

    好惆怅啊。

    “叔,明天就开学了,我这样子,是不是去不了了?”苏可可在沙发上缩成小小的一团,手上正捧着个蓝莓味奶油蛋糕,吃得满嘴都是奶油。

    “我已经给你请假了,等你眼睛好了再去。”秦墨琛将切好的水果往苏可可嘴里塞了一块。

    苏可可嗷呜一口吃掉,“那万一一直好不了呢?我是不是就一直不上学了?”

    她还要考帝都大学呢,这样子还怎么考?

    秦墨琛顿了顿,又往她嘴里喂了一块,“会好的。”

    一旁的罗嫚也道:“可可这么聪明,就算几个月不去,功课也会很快补上的,你在家里好好养病,我每天下学后来看你,帮你补课。”

    苏可可沉默地吃着叔喂给她的东西,好一会儿才道:“你们该上课的上课,该上班的上班,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而且我还有林婶呢,林婶可以照顾我。”

    说着,冲两人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小白牙特别闪眼。

    罗嫚看可可笑得这么没心没肺,心里一点儿开心不起来。

    秦墨琛时不时跟小丫头来点儿肢体接触,捏捏小脸,揉揉头,大概是仗着小丫头看不见他的脸,他的表情并不好,有些阴沉。

    罗嫚有点儿佩服他,居然可以阴沉着脸对可可做着各种温柔的动作。

    不过,虽然表情阴郁,他偶尔看向可可的目光却很柔和。

    罗嫚知道,他在生气,心里那团火一直就没灭,如果不是一直陪着可可,这团火随时都能烧起来。

    屋里的人都不敢去触这个男人的霉头。

    晚上钱筠泽来了电话,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这件事本就跟钱筠泽没有关系,苏可可当然不会怪他。

    谁知道刘阿婆的大本营会在那附近呢,泽哥又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再说,就算不是这一次,也是下一次,她总会遇到刘阿婆的。

    “叔,我没让自己吃亏,我把刘阿婆的一双腿弄残了。”苏可可小嘴儿一咧,有些小得意。

    秦墨琛却沉默地没有说话。

    只一双腿哪够,丫头失去的可是一双眼睛。

    “叔,你不要不说话啊,我想听到你的声音。”苏可可突然往旁边抓去。

    到了晚上,她的眼睛连那隐隐约约的轮廓都看不见了,这让她有些恐慌。

    秦墨琛连忙握住了她的手,“丫头,我在,没有离开。”

    秦墨琛一手握着她,一手拿纸巾给她擦嘴。

    苏可可享受着他的悉心照顾,心里却生出更大的恐慌,她连擦嘴这种事都要别人帮忙,因为她看不到纸巾在哪儿。

    可是她不想叔和嫚嫚担心,所以她压下了心中的烦躁,乖巧地坐着,时不时同两人聊几句。

    秦墨琛手机突然响了,他朝罗嫚看了一眼,罗嫚会意,立马上前,“可可,秦叔去接个电话。”

    苏可可连忙松开手,不好意思地抓了抓脸,“叔,你去吧。”

    秦墨琛一走,罗嫚便同她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

    秦墨琛回头看了一眼,虽然小丫头看起来状态不错,但他转身之际,表情还是阴沉了下来。

    “办妥了?”

    吴宗柏汇报道:“已经以最快速度买下那座山了,明天一早我就安排人过去。”

    秦墨琛冷漠道:“不必等明天了,今晚就开始,我要那山夷为平地。”

    吴宗柏微顿后,回道:“好的四爷,我明白了。”

    秦墨琛不用再压抑心中的怒火,这一刻,周身的温度降至冰点,眼里充满杀伐果决的狠绝。

    等秦墨琛平息完怒火,整理好情绪才回去,回去的时候,罗嫚朝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窝在沙发上的一团。

    小丫头睡着了。

    罗嫚走过来,低声道:“秦叔,我想好了,可可这个样子我实在放心不下,我想请假一个月,陪可可适应一下。”

    秦墨琛眸子微动,抬眼看她,“开学就是高三了,好好读书,可可我会照顾。”

    罗嫚摇头,“您也看到了,可可的没事其实是装出来的,她现在正需要人陪,高三的课本我都看完了,一个月没去,不碍事。”

    理性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学习哪有朋友重要,她想留下来陪可可。

    秦墨琛却拒绝了她的提议,“罗嫚,不要仗着自己底子好就松懈,下学后可以来家里看看她,剩下的有我。”

    “我知道秦叔可以找很多人照顾可可,但那都是陌生人,即便是林婶,也是隔了代沟的,有时候可能不懂可可想要的是什么。”

    “我会亲自照顾丫头,不用别人。”秦墨琛突然道,一句话让罗嫚哑口无言。

    这段时间,秦叔有多忙她和可可都看在眼里,这样一个人要放下公司的事情不管,留在家里陪着可可吗?

    “秦叔,谢谢你。”

    秦墨琛没领情,“我是可可的男朋友,何须你说谢谢?”

    罗嫚:……

    有毒,秦叔跟可可待久了,说话都被传染了,还“何须”?

    “可可眼睛看不到的事情,先不要告诉秦星。”秦墨琛突然嘱咐了一句。

    罗嫚不解:“秦叔,为什么?大星是可可的朋友。”

    秦墨琛一脸嫌弃,“我怕她管不住自己的嘴。”

    罗嫚无话可说。

    大星虽然有时候粗枝大叶,但事关朋友,她还不至于这么不靠谱。

    看来,秦叔对大星这个亲侄女真的很嫌弃啊。

    这天晚上,秦墨琛没有让苏可可和罗嫚一起睡,苏可可的卧室让给了罗嫚,而他带小丫头回了自己房间。

    苏可可没有一点儿入狼窝的觉悟,被秦墨琛抱走的时候,还趴在男人肩膀上,调头朝罗嫚挥爪,“嫚嫚,今晚你一个人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搅你了。”

    男朋友是用来打搅的,女朋友是用来呵护的。

    罗嫚表情复杂地抬起手挥了挥。

    关注"songshu566"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