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19章 因为,我想你了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秦骏驰呆愣了一会儿后,问:“可可妹子,你是认真的吗?让我睡在外面?这外面都是草,你让我睡在草地上?”

    苏可可咧嘴一笑,“怎么会,你可是客人,我怎么能让客人睡在地上。”

    秦骏驰心道:都让我睡外面了,还当我是客人呢?

    苏可可很快就从木箱子里取出了一个粗麻绳编织好的简易吊床,“呐,吊床,你睡这上面,正好现在天儿越来越热了,你睡吊床上也凉快。”

    因为心怀歉意,苏可可主动帮人把吊床都给拴好了,两边绳子各拴在一棵桃树上,拴得特别稳。

    苏可可从树上跳了下来,拍拍手,“这么高还可以吗?”

    秦骏驰望了望那离地面近两米高的吊床,问:“请问,我要怎么上去?”

    其实完全不用拴这么高!

    苏可可说:“爬上去啊。”

    秦骏驰看着苏可可这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好像自己说不会爬树就多不正常似的,于是默默地将后面那句话咽了回去。

    苏可可没觉得秦骏驰一定会爬树,她只是觉得这就两米高的距离,是个男人都上得去吧?又不用像他叔那样爬到十几二十米的树上掏鸟窝。

    “我晚上睡觉有些不老实,还是将这吊床的位置调低一些吧,我要是从上面掉下来,屁股得摔成两半。”

    苏可可噗地笑了声,“你怎么睡觉比我还不老实?”

    最后,苏可可还是把吊床调到了离地一米高的距离,“不能再低了,再低就跟睡地上没区别了。”

    秦骏驰呵呵笑了一声,“其实睡地上也挺好的。不如你给我一床褥子,我直接铺地上睡?”

    苏可可:“可是草地上的虫子很多,有时候说不定还会有草蛇,你真的要——”

    “啊不!”秦骏驰立马打断她:“我突然觉得这吊床挺好的,谢谢可可妹纸的招待。”

    秦骏驰脱了鞋,爬进了吊床里。

    在里面挣扎了好一会儿他才调整好了睡姿。

    这大概是他睡的最破的床了,那粗糙的麻绳硌得他浑身难受,不过因为太累,现在的他没啥要求,只要能躺着就行。

    “那你先睡吧,明天我们再说你运势低的事情。”

    秦骏驰打了个哈欠,已经困得不行,“好。”

    苏可可看他适应得还可以,自己便回屋了。

    躺在自己的豪华木板床上,苏可可刚刚闭上眼睛便又睁开,觉得好像少了点儿什么。

    今天晚上叔好像没给她打电话也没有发短信。

    苏可可先换算了下时间,觉得那边应该不忙,这才发了条短信过去:叔,你今天是不是忘记说什么了?

    短信很快就有了回复。

    秦小叔叔:还没睡?我忙完后事情发现很晚了,以为你睡了,不想吵醒你。

    苏可可直接一通电话打过去。

    “喂,丫头。”

    苏可可笑嘿嘿地道:“刚躺下就觉得少了点什么,后来一想叔今天都没跟我说话。”

    “所以你就打过来了?”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低沉的嗓音。

    苏可可听着这声音就觉得安心,“对啊,顺便确定一下叔的安全。”

    秦墨琛沉沉笑了一声,“怎么,光短信不能确保我的安全?”

    “不能,万一是别人用你手机冒充你的语气发的呢?”

    秦墨琛失笑。

    苏可可声音微微一低,嘟囔起来,“其实,是因为我想你了,叔,我已经整整两天没看到你了。”

    说着,她不禁叹气,嘀咕道:“等我帮叔过了这命坎儿,我以后大概要很久很久见不到叔了。”

    电话那头的人突然沉默。

    好一会儿,才响起男人因为压低而带了丝喑哑的嗓音,“难道在这之后我就不是你叔了?你就不来见我了。”

    苏可可连忙道:“当然还是。但是我的活儿干完了,我就不能赖在叔家里了啊,之后再见叔自然就没有现在这么方便了,而且等叔安全了,我就不能经常查岗打搅叔了。”

    “……你可以继续赖着。”

    因为这一句说的声音太小,苏可可没听清,“叔,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你可以随时来找我,来家里做客。”

    “哈哈,好的,叔不嫌我蹭吃蹭喝就行。”

    秦墨琛似乎不太喜欢这个话题,转而问起了别的,“今天干了什么,怎么忙到这么晚?”

    苏可可似乎养成了秦墨琛不管问什么她都会事无巨细回答的习惯,一股脑儿地就把白天发生的事情说了。

    只说到钱筠泽找她给朋友看风水,还没来得及说遇到秦骏驰的事儿,那头的人突然打断,“他下次再找你看什么风水,我跟你一起去。如果我又不在,你就找个朋友陪着一块去,不要随便赴一个陌生男人的约。”

    苏可可点头,笑眯眯地道:“叔之前的话我都记着呢,所以今天钱筠泽请我吃饭我都没去。”

    “是么,他还请你吃饭?丫头的做法是对的,毕竟你们也就只见过一面。”

    苏可可小嘴儿勾了又勾。

    随后她又提到了秦骏驰的事情,不过怕叔担心,坐鬼车的事情就省略了。

    “所以,他跟你一起回桃花村了?”微顿,男人沉声问了句,“他睡在哪里?”

    苏可可咳了咳,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叔,他身上有女人的香水味,挺重的,我不喜欢他睡我床,师父的就更不能了,所以……我让他睡外面了,你说,我是不是太小气了?”

    “……不会,丫头做得很好。”男人的声音里似乎含了一丝笑。

    苏可可抱着手机跟秦墨琛聊了足足半个小时,才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挂断前,两人互相道了句晚安。

    跟叔说完话后,苏可可顿时就有了睡意,只是刚刚闭上眼,她就听到屋外响起一道惊恐的叫声。

    苏可可瞬间睁眼,冲出了屋外。

    秦骏驰从吊床上摔了下来,正看着吊床旁边,脸色煞白煞白的。

    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正飘在空中,与他对视。

    秦骏驰睡得迷迷糊糊间,睁开眼瞅了一眼,就是这一眼吓得他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半夜突然有个小男孩站在他面前,不,不是站着,是飘着!这特么绝对得吓出心脏病!

    快来看"songshu566"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