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82章 四叔,你好意思吗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大星,你跟这个蒋芳菲有仇吗?”苏可可问。

    秦星回道:“没有,纯属女人间的看不顺眼,用那群男生的话来讲,我大概就是嫉妒。”

    其实是因为她无意间听到蒋芳菲跟一个男生的对话,蒋芳菲明明不喜欢对方还要吊着对方的态度把她恶心到了。后来时不时的留意让她越来越觉得这蒋芳菲做作有心计。

    又比如现在,明明她跟徐昊的事情都闹大了,亲嘴这种事儿也传出去了,她还是跟个没事人似的的说说笑笑,一点儿不害臊。

    呵呵,估计人暗地里窃喜呢,让所有人都知道了她是徐昊的人。

    不过这些事情,秦星并不想让苏可可知道。

    “你并不是那种会嫉妒的人。”苏可可道。

    “哟呵,可可大师,真的啊?这时不时的有人说我嫉妒校花的美貌,我听得多了,自己都快要相信了。”

    苏可可笑道:“额头高而有凹凸,眉毛短且薄,这种的嫉妒心才会比较强。不过,不管是什么面相,凡事都无绝对,善妒冲动易怒的人不一定就是不能相处之人,有时候优点是能盖过缺点的。

    而且,面相是能改变的,当你心态不一样了,你的五官和十二宫就会发生细微的变化。所以才有‘相由心生’的说法。”

    秦星朝苏可可一抱拳,“大师,受教了。您可真是啥都会啊。”

    苏可可谦虚地道:“我也有很多不会的,比如御尸、炼阴煞、驱鬼,师父说这些都是偏门,不会也罢。”

    “哎哎哎,打住打住,可可大师,咱就甭往下说了,我瘆得慌。”秦星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可可这人怎么就这么较真呢,以后还能不能好好地开玩笑了?

    “对了可可,我突然想起个问题,刚才我好像没跟你说哪个是蒋芳菲,你怎么就知道了啊?难不成蒋校花的脸已经美到你一眼就能认出来了?”

    苏可可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她不是蒋月月的姐姐么,我是看面相看出来的,她俩的五官和十二宫至少有三处相似度在七成以上,有血缘关系的姐妹才会这么像。”

    秦星听到这话,猛地一驻足,爆了一句粗口:“卧槽!你说啥?”

    “这两人有血缘关系?”

    苏可可莫名其妙地看她,“大星你不是知道吗?”

    两人是姐妹的事情还是秦星跟她说的。

    秦星赶紧将人拉到一边,咽了咽口水,低声问:“可可,你有几成把握能确定这俩人有血缘关系?”

    苏可可如实回答道:“九成九。”

    虽然已经确定无疑了,但师父总说万事皆留一线,所以苏可可就没把话说满。

    “你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们两人的采听官轮廓基本一致。哦,采听官就是耳朵。还有监察官眼睛,虽然从表面上看,形状不太一样,但她们都是外眼角钝圆,眼睛轮廓的走势也一样,五官中就有两个相似,再加上十二宫一些位置的起伏凹陷和平滑光泽度等有重合相似之处,应该是姐妹无疑了。”

    秦星听完这话,完全露出了被人强塞一口翔的表情。

    她不是那种背后喜欢说三道四的女人,但是可可不算外人,嘴巴又严,加上这件事还是可可捅出来的,秦星犹豫了一会儿便跟她说了。

    “蒋芳菲她妈是后来才嫁入蒋家的。”

    苏可可听到这话的时候懵了一会儿。

    “你懂我的意思吗可可?蒋月月的父母几年前离婚了,后来她爸就跟蒋芳菲的妈重组了家庭,蒋芳菲以前不姓蒋,是后来才改了姓氏。

    这件事圈子里的大人都知道,不过蒋芳菲她妈很有手段,很快就打入了这个圈子,跟许多夫人交好,她将蒋月月视如己出,所以这些年颇具美名。”

    说着,秦星嗤笑,“知道这个圈子不太干净,尤其是男女关系,可我没想到……蒋芳菲只比蒋月月大了三个月。”

    狗屁的第二春,狗屁的贤惠,这蒋芳菲的妈分明就是一挤掉原配上位的小三!

    更让人恶心的是,这三儿老早就跟蒋月月她爸勾搭上了,一直蛰伏了多年,就算当年蒋父蒋母离婚,她也是过后两年多才嫁入蒋家,所以根本没人想到这位后进门的蒋太太是小三。

    这女人心机之深实在可怕。

    苏可可听到这么一大桩狗血秘闻,还算淡定。

    当初师父教她看面相的时候都是拿实例来教的,爷俩找个人多的路口,拿俩小板凳坐着,她师父一边嗑瓜子一边给她分析路过人的面相。

    奸门低陷生黑斑的男男女女她见得多了,那都是出轨有外遇的面相。

    秦星显然有些纠结,“可可,你说,这事儿咱们要不要跟蒋月月说?”

    苏可可连忙摇头,“你别问我,千万别问我,我可不想掺和进去。”

    秦星一脸幽怨地看她。

    苏可可怪不好意思的,低声解释道:“平时给人看相算命我都要收钱的,也算是银货两讫,谁也不欠谁。刚才我是不知道这回事,不然我也不会跟你说了,我们修道之人不能随便掺和这些是非,会牵扯到一些因果。”

    “知道了苏大师,你们讲究可真多。”

    苏可可说,“不讲究不行,看相还好,顶多不小心牵扯到一些因果关系,给人占卜算命的话,在一定程度上便算是泄露天机。”

    师父常常教诲她,少给人占卜算命,多看看风水,就算是抓鬼化煞也比给人占卜算命好。

    所以,苏可可上次问她叔要生辰八字,其实也是犹豫过的,一是之前有大师给叔推过命了,二是她一直记着师父的教诲,不要轻易给人占卜算命,尤其这种占卜命坎儿的活儿,算得越是准,泄露的天机越大。

    行内人虽然有相关的化解办法,但或多或少都要承受一些反噬,师父都不例外。

    秦星听完,理解地点点头,“我懂了,天机不可泄露,不然天打雷劈。”

    接下来的课,秦星都没好好听讲。

    她时不时瞅蒋月月一眼,心塞极了。

    苏可可对这种事倒是看得开,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学习效率一如既往地高。

    放学回去后,苏可可先是叫了一声“叔”,等叫完了才想起,今天叔要去揍人,所以会晚点儿回来。

    苏可可不知道,现在正被她叔按在地上狂揍的人就是秦骏驰。

    除了脸,这人全身都被揍遍了。

    秦骏驰跟死人一样趴在地上,鬼哭狼嚎,“名为切磋,实则公报私仇,四叔,你好意思吗?我可是你大侄子!”

    关注"songshu566"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