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685章 这婚,她离定了

作品:《我五行缺你苏可可

    冷月是真被秦星气到了。

    昨晚他听到星儿的呼叫声,以为她出了什么大事,以至于心绪起伏太大,一时没控制住体内煞气,差点儿走火入魔。

    要不是纤尘及时出手帮他,他很可能已经发狂杀人了。

    压制了一晚暴戾的煞气,他才勉强恢复正常。

    白玉扳指上的感应还在,他松了口气,但又担心她是不是遇到什么意外受了伤,所以一大早就赶来了。

    可现在他急匆匆赶来之后,看到的就是她跟朋友打趣说笑的场景?

    这让冷月如何不恼!

    因为恼怒,他说话的口气不自觉就严厉了几分。

    秦星被他这副恼怒的口吻弄得一怔,然后比他更气,觉得自己真是可笑极了。

    在嫚嫚和可可都对他不满的时候,她想尽办法维护他,替他找借口,还担心他是不是遭遇了不测。

    可这个到她快死都没有出现的死鬼,现在好端端地出现在她面前不说,还带回了那个让她还十分讨厌的女归!甚至当面训斥她,说她无理取闹?

    这算什么?算什么!

    秦星忍着怒火,深深吸了一口气,指着门外,“冷月,走,你给我走,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从今天起,我们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我的死活与你无关,你的死活也与我无关,以后你想跟谁在一起就在一起!”

    冷月一愣,眉头拧得死紧,“秦星,你到底在胡闹什么?上次我们是不是说好了,不管如何生气,都不要拿这种事情开玩笑?”

    就因为他没有随叫随到,她就任性至此?

    秦星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对,我胡闹,什么时候都是我胡闹?你一来什么都不问就以为是我在胡闹。

    你嫌弃我不懂事,那就跟你这位端庄懂事的纤尘姑娘双宿双飞吧,以后我也懒得管你了。

    滚吧,滚——”

    最后一声秦星吼得撕心裂肺,眼泪哗啦啦地往外流。

    冷月突然捂住胸口,感觉到里面翻滚的煞气就快压制不住。

    他开始变得狂躁,“秦星,你是不是早就想摆脱我了?你想离开我,你嫌弃我是鬼,我知道你一直介意这一点。

    所以你今天终于忍不住了,打算找借口跟我一刀两断?

    我跟纤尘明明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你却总是扯上她,其实这只是你给自己找的借口,对否?就算没有她,你也会找其他借口,你就是想跟我离婚了。”

    哭成个泪人的秦星要被冷月的倒打一耙惊呆了,“冷月,你王八蛋!你滚,你滚!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秦星一头栽进罗嫚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

    冷月刚说完就有些后悔了,但他控制不住,他现在很暴躁,一脑子疯狂的念头。

    苏可可冷眼看他,“冷公子还是走吧,大星现在不想看到你。”

    “还有你身边的这只女鬼,要是再让我看到你把她往大星眼前带,我见一次打一次,连你一块打!”

    冷月感觉到那股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戾气煞气就快冲出来了,冷冷丢下一句,“我不会跟她离婚的,除非她死,或者我死。”

    说完,转瞬间消失。

    纤尘连忙追上去,回头看过来,欲言又止。

    “其实昨晚冷公子他……他真的担心了一晚上,只是他的确不方便来,他的状态很糟糕,如果不是我在旁边陪了一晚上——”

    “还不赶紧滚!”苏可可怒道:“再不走,我直接打散你的魂!”

    如果真的想解释什么,那就干干脆脆地直接把两人误会的点解释出来,可这女人却故意说得模模糊糊,惹人遐想。

    冷月没赶去救大星,是因为跟她在一起,她是想说这个吗?

    纤尘打了个颤,立马飘走了。

    秦星哭得很伤心,“冷月他就是个王八蛋,王八蛋……他一点儿不在乎我的死活,他还带这只讨厌的女鬼来膈应我……”

    苏可可和罗嫚两人等秦星发泄完,才一人哄一句,将人给哄好了。

    秦星顶着两颗又红又肿的核桃眼看苏可可,“可可,我和冷月的姻缘线还在吗?能不能给我剪了?”

    苏可可略作思忖,道:“强行剪断也是可以的,但最好还是彼此达成协议,和平分手。”

    罗嫚相对理智,“大星,你真的舍得吗?

    看得出,你很喜欢他,冷公子也很在乎你,这一次说不定有什么误会,说开了就——”

    “还能有什么误会!”

    秦星冷笑一声,“你们也看到了,他回来后做了什么?

    曾经口口声声说保护我,随叫随到,不需要他的时候总是出现,等到真需要他的时候,他却因为陪着那只女鬼,没能赶来。

    好,就算有误会,那他倒是解释啊,他非但不解释,还说我胡闹?

    他知不知道我昨天差一点点就死了!死了!

    我一整晚上都在做噩梦,我梦到那刀一下砍过来,然后我的皮被那怪物一点点剥了下来,没了皮的我变得跟它一样丑陋,我怕极了,我一直叫他,叫他……”

    秦星说着说着放声大哭,“我真的很爱他,可是没办法啊,我尝试过了,努力过了,我俩之间就是有跨不过去的鸿沟……”

    罗嫚抱着她,给她顺背,然后无奈地看苏可可。

    苏可可轻轻摇头。

    缘分未断,她强行剪断姻缘线,不是在帮大星,而是在害她。

    “可能,真的有什么误会……”苏可可道。

    刚才有那么一瞬间,她好像感觉到了一股恐怖的煞气戾气,就是从冷月体内散发出来的。

    或许,他的确在背着秦星干什么危险的事情,所以才不想她知道,免得她担惊受怕。

    “大星,搬去学校跟我一起住吧。”罗嫚道。

    苏可可想了想,也点头,“正好你们两个都冷静一下。”

    秦星摇头,“我已经冷静下来了,我会在这里等他回来,给我一个解释。然后决定我到底是原谅他,还是直接跟他离婚。”

    可是,秦星等了足足两天,都没有等到冷月。

    第三天,她干脆将东西一打包,住了校。

    这么繁忙的高三,她是脑抽了才会在外面租房住!

    死鬼冷月,再见。

    不,再也不见!

    这婚,她离定了!